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我在东北那些年》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冯斌林如月小说阅读

时间:2019-09-12 01:24:07编辑:豆腐乳

主角是冯斌林如月的小说是《我在东北那些年》,本小说的作者是那血写的一本官场职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时代,经济很不景气,大学生毕业找工作成了老大难问题。冯斌大学毕业也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冯斌连续两个月业绩倒数第一,差点被开除,后来因林如月总监的秘书帮助了他,使他继续留在......

《我在东北那些年》 第7章 一具空壳 免费试读

“你要干嘛。”刘强似乎意识到他的好伙伴要做一件及其危险的事情,但是刘强也好惹是生非,对冯斌的行为是喜忧参半。

此时,人群并不像先前那样聚集了,在场的大多是那几个流氓,冯斌站在胡同口的隐蔽处,看准了时机,使劲儿将那块石头朝着那群流氓扔去。当他扔出石头的那一刹那,机警的刘强说了一声“跑”,几个孩子钻进巷子,飞一般地往学校跑。跑不多时,只听到隐隐约约的喊声“谁呀,哪个王八犊子扔的”,从声音来辨别,那石头不偏不倚打中了满脸横肉的人。等那人反应过来,却哪里还找得到那群孩子。

一群孩子一刻不停地跑出去好几百米,又在巷子里左拐右拐,总算回到了学校,每个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却都大呼过瘾。

冯斌没有把儿时发生的这件事告诉杨阳,往事如烟,旧事又何必重提。但是他通过杨阳的口述,了解到杨阳的父亲是在杨阳小学毕业的时候瘫痪的,那是一起人为事故。当年,杨阳的父亲是文化大楼的经理,有一年发生了强拆事件,他为了维护职工的利益,得罪了当地的地痞,结果被那群地痞流氓打成瘫痪。冯斌天生记忆力好,他回想当时那起事件,确信那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和那个被推倒在地的阿姨正是杨阳的父母。

“这些人真是这个城市的垃圾,他们破坏了这个城市在我脑海里的好印象,这个城市不应该属于那样的人。”冯斌义愤填膺,“那之后你父亲怎么样了,你们家打官司了吗?”

“没打官司。”杨阳双手背在身后,看着逐渐黑下去的夜空,“本来我妈想打官司,可是当时我家收到了匿名的恐吓信,当然了,信里有一沓钞票,算是给个心里安慰吧。”

“多少钱能换来一个完整的生命。”冯斌说着陷入沉思。

“多少钱也换不来,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若没有那笔钱,瘫痪的就不止是老爸了,连整个家都会瘫痪。”

“所以还是妥协了。”冯斌平静地说,心里却恨得咬牙切齿。

杨阳点点头,说:”所以我对这个城市没有好感,但我依然要努力工作,为自己和我爸妈多赚一点养老钱。”

冯斌侧脸看着杨阳,发现她说起曾经的往事,眼圈略微鼓胀,想来是心有不甘。看着自己家人被恶势力欺负,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份无助感,性格细腻的冯斌竟然能做到感同身受,自己的心也隐隐作痛起来。

“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你身边。”冯斌说出了这句让杨阳觉得暖心的话。

杨阳情到深处,顿时全身放松下来,感到无力,身体贴在冯斌怀中。杨阳发现此刻的冯斌实在胜过世间所有人,只有这个男人才值得她托付终身。冯斌抱着杨阳那纤细的身体,第一次感觉怀里的这个女人似乎比他还要年轻,原来一个女人无论表面多么坚强,都是需要男人来保护的。

患难夫妻百日衰,冯斌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这句话。他没敢跟杨阳说出长久以来一直隐藏在他内心的一个事实,他的家庭如今只是一具空壳,根本没什么钱。的确,冯家的生活有那么一段时间展露出富裕的迹象,可是那就像昙花一现,父亲并没有把握住那个机会,相反还破败了家里仅存的家底。这些事情,别说杨阳不知道,就连他的亲姐姐,他也不曾告诉。

冯雪寒从电话里得知,自己唯一的亲弟弟打算结婚,心里除了满心的祝福,其余的则全是感慨。遥想最后一次从家里轻装出发的那天到现在,时间又匆匆而过。当时她已经不再像曾经的她,带着满腹牢骚和埋怨,而是满怀希冀。她忘不了冯斌的那番肺腑之言,忘不了他满怀惆怅望向窗外的孤寂身影。弟弟长大了,冯雪寒恐怕是第一次从内心深处发出这种感慨。弟弟不仅仅是身体长大了,而且在思想上也趋于成熟。一想到成熟的弟弟,曾经那个撅着嘴让她做鞭子,那个被别人欺负了却不敢声张的小男孩,逐渐模糊了。

也许她错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这个家逐渐生疏,对亲人的印象也附上了一层阴影。其实她对这个家又了解多少呢,对父母和弟弟又了解多少呢。她想起了那天晚上爸爸拍着她和弟弟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出那些豪言壮语时的神态。爸爸那种坚定的眼神,那种深信能够将幸福带入家庭的自信,久久在冯雪寒的脑海中回荡。

两滴眼泪顺着冯雪寒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不愿让周帅看到,赶紧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又假装打了一个哈欠。重新平静下来,她努力回想当年父母送她去北京的那段日子。以前她不理解那个决定,此刻她似乎有些明白了。父亲当年之所以那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假如她们家就这么安分守己地过日子,等她和弟弟逐渐长大,那么小的房子怎么容得下她们呢。其实父亲一直都在努力,相信这种日子都是暂时的,否则当他遇到机会的时候,他不会用那双厚实的手掌拍她和弟弟的肩膀,不会满面红光,不会洋溢着幸福的光芒。那种幸福感不是因为金钱,而是源于父亲对未来的期望,源于他觉得终于能还清欠下女儿的那笔债,源于他认为终于能在子女面前挺起胸膛,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了。

冯雪寒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又一次湿润了,这一次她稍有些心理准备,抽了一下鼻子,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她在想,父亲究竟有什么亏欠她的呢。她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到北京念书所花的一切开销也都是父母给的。长大后她才明白,其实她们家并不富裕,跟她在北京结识的一些同学比不了。她知道那些飞扬跋扈的有钱人过的是什么日子,而她们家的日子,只算是小康水平。就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父母还是把省下来的钱用来供她上如此昂贵的学校。不管怎样算,也只有她亏欠父母的,而没有父母亏欠她的。

她并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啊,冯雪寒扪心自问。可是这几年她却一直误解了父亲。骨肉连心,难道父亲送他的宝贝女儿到外地念书,真的会不心疼吗?父亲一定是承受着比她还要难以忍受的痛苦。

冯雪寒重新审视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觉得自己有很多做得不对的地方。然而她着实不是擅长自省的女孩,仅从这一点来说,她跟冯斌有着天壤之别。其实,姐弟俩之所以形成了这种彼此迥异的性格,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生活环境造成的。冯雪寒从小便离开了父母,那个年龄是一个孩子最容易叛逆的时期,任何情感上的波折都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或许这种性格的改变会随着成长而逐渐自我修复,可在当时,冯雪寒的确发生了改变。她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陌生的环境下学习,为了生活得更好,也为了跟父母赌气,她把自己柔弱的一面隐藏了起来,在为人处世上采取了强势的态度。她作风硬朗,丝毫不会妥协,因此很快就在班级里积累了不少人气。由于班级里的很多同学都比冯雪寒年龄小,同年级的男同学和女同学,都拿她当姐姐看待。

青少年总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包括家庭的,感情的,以及那似懂非懂的爱情问题。遇到这些问题,她们会倾向于向身边年龄稍长的朋友请教。一时间冯雪寒成了帮助大家解决这类问题的情感专员。被这种假象长期熏染,冯雪寒觉得没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困难。然而,她的能力还远远达不到她想象的程度,她只是把懦弱的一面隐藏了起来。

周帅已经在冯雪寒身边睡着了,冯雪寒的头脑变得异常清晰,有些事,她并不是忘记了,而只是把它们锁在记忆的保险箱里,那段记忆有快乐,有痛苦,她一直不敢面对,而此刻,开启那把锁的时候到了。

她依稀记得那是她第一次来到那间六人寝室。原本应该属于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她却过早地体会到了。那天晚上李春云还没有返城,当晚还给女儿的宿舍楼打了一个电话。由于当天只有她一个人是新来的,管宿舍的老师还能记起她的名字和模样。当时冯雪寒正在宿舍里跟其她室友聊天,她打算用最短的时间跟同住的人熟悉起来。这时候管宿舍的老师敲了门,冯雪寒本想去开门,却被一个积极的同学抢先了。

“冯雪寒在吧?”

“我就是,老师。”冯雪寒略带紧张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你家人给你来电话了,去接一下吧。”

冯雪寒马不停蹄地跑下楼,内心充满激动,还在幻想奇迹的发生。她猜想来电话的人一定是母亲,母亲会招呼她回家,不用在这远离家人的陌生城市忍受寂寞和意志的考验。她这一路上都怀着这种强烈的期盼,好像这种事真的会发生一样。就算不是这样,她也打算恳求妈妈让她回家。

“妈,是你吗?”冯雪寒拿起听筒的那一刻,眼眶已经湿润了。

“雪寒,是妈妈。”听筒里传来抚慰人心的慈母的声音。“在寝室还习惯吗?”

“习惯,妈你放心吧。”冯雪寒磕磕巴巴地说道,原本不应该是这么说的,可是一听到母亲的声音,她从心底迸发出一种不服输的精神。

“好好跟同学相处,听老师的话。”

我在东北那些年

我在东北那些年

作者:那血类型:官场职场状态:连载中

强烈推荐我在东北那些年呀,看过很多官场职场文,这本绝对是精品。女主性格超级好,剧情丰富,意料不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