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

更新时间:2019-09-26 13:06:02

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

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 喵帝 著

已完结 沈晰黎容锋 少帅 老婆

淮洋师范发生惨案,沈晰蒙冤锒铛入狱,究竟谁才是真凶?接二连三的事件背后,又有怎样的阴谋?昔日的恋人,眼前的敌人,在这烽火连天的特殊年代,爱情与国仇家恨,到底孰轻孰重……

楔子

成群结队的苍蝇嗡嗡地满屋子乱窜,撞到已经不甚明亮的白炽灯上,发出细小的啪啪声。

“这么脏,我得让他们加钱不可!”沈晰一脸厌恶地拄着个扫把抱怨着。

吱——

一阵阴风吹过,她面前的柜子突然缓缓打开了。一只布满尸斑的苍白手臂从柜子里垂了下来……

“砰——”

第一章

“长官!我真的是无辜的!”被揪进审讯室的前一秒,沈晰还死扒着门框,向面前那个明明帅得一塌糊涂,可是却冷酷得连行动都像是机器一般的黎容锋拼命解释。

黎容锋二话未说,拎着她的衣领直接丢进审讯室。

沈晰认命叹了口气,识时务地乖乖坐好:“我叫沈晰,就住在淝城草庙胡同。给学校打扫卫生的李大叔病了,我是临时顶替他的。”

说着,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水,无比委屈:“结果扫把还没攥热,就被你们给抓到警察局了。”

黎容锋低着头,也不看她,修长的手指摆弄着根还没点燃的香烟,似在倾听,又似在沉思。

沈晰见他半天都没反应,眨了眨眼睛,顿时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

胖嘟嘟的小圆脸皱得跟包子似的,哀求道:“长官,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可以……”

黎容锋眯着眼睛将烟点燃:“现场只有你一个人的脚印,柜子上有你的血指纹。而你……也是被我们在案发现场逮捕的。”

后面的话黎容锋没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这也算证据确凿了吧。

“说吧,你为什么要杀害陆遥?”

沈晰愣了愣,一时间找不到辩解的话。

黎容锋见状在心里冷笑,这点小伎俩也想骗过他?

他懒得再追问,摆了摆手,对旁边的警察道:“先把她收押。”

说完,头也未回地离开了审讯室。

咣——

当沉重的铁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沈晰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一**坐在了墙角的稻草床上。

世道这么乱,警察抓不到凶手,找个人顶罪那是常有的事。没想到,这倒霉事居然会落到她的头上。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爹去了临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想要出去,只能靠她自己。否则,恐怕连尸都没人帮忙收。

想到这,沈晰猛地冲向门口,双手扒着栏杆,扯着嗓子朝着外面喊道:“有没人有!我有重要线索——”

狱警不耐烦的用手里的警棍敲了敲铁门:“别喊了!你有什么线索?”

沈晰狡黠一笑:“叫你们长官过来我才说……”说完,又担心狱警不去通报,于是补充了句:“快点去,如果当误了正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本来狱警还给沈晰点颜色看看,不过听她这么一说,心理不由得有些犯怵。于是忙不迭地跑去通报了。

此时,黎容锋正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眉头深锁地看着手里的资料。

“报告!”狱警在门口站定,笔直的行了个礼。

黎容锋微微抬起头,幽深的眸子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狱警心里有点怵,壮着胆子道:“警长,沈晰说有重要线索……”

黎容锋撇了眼手里的资料后,将它丢在办公桌上,跟着狱警去了牢房。

“你有什么线索?”黎容锋抱着肩膀,一脸严肃的问对面扒着铁栏杆的沈晰。

“我知道谁是凶手!”沈晰偷偷吞了口口水,挺了挺胸脯,道:“我可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喝过洋墨水的!”

她担心黎容锋不相信,赶忙搜肠刮肚的想了句之前在教堂听人说过的英语:“爱老虎油!”

说完,沈晰沾沾自喜地炫耀:“怎么样?你懂么?”心里则是暗暗窃喜,多亏她记忆力好,否则怎么能唬住这个糊涂警长?

黎容锋漆黑的眼珠静静地盯着她,没言语。

沈晰觉得有门,看样子这个糊涂警长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顿时信心倍增:“实话告诉你,我在英国的时候,还帮助他们当地的普利斯们破过案子!他们都说我是什么莫斯!”

沈晰一边搜肠刮肚的把自己听过的所有英文都拿出来吹嘘,一边偷偷打量黎容锋,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可是她说得嘴巴都干了,黎容锋还是保持最初的样子,静静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沈晰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这个冰块脸到底什么意思?

“我,我真的可以帮你找到凶手!就你这种小案子,我随便查查,一个月之内一定破案!”

“留洋的人去学校扫地?”黎容锋鄙视道。

“你懂什么?我这是尊老爱幼!”沈晰强词夺理。

黎容锋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下她,心中有了算计。

沈晰觉得有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拍胸脯继续吹嘘:“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沈晰是什么人啊?”

黎容锋摇摇头,表情略为难地说道:“一个月,太长了,你还是乖乖当个替罪羊吧。这案子我也算破了……”

说完,无奈地朝她摊摊手,便转身准备离开。

沈晰急了,把头挤在铁栏杆间,朝着黎容锋哇哇大叫:“十五天,给我十五天的时间,我一定把凶手找出来……”

“十天。”黎容锋停下脚步,扭头看她,表情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其实,他已经调查过沈晰和死者,死者生前与沈晰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她没有作案动机。

“呃……太短了……”沈晰想要讨价还价。

“五天。”

“好好好!十天,就十天!”沈晰认输,这个黎容锋,一副六亲不认的模样,她可不敢再跟他争了,否则一会连五天都没了。无论如何,先从这里出去再说。到时候,随便找个深山一躲,看你去哪里找人!

看她那一脸算计的模样,黎容锋笃定她就没安什么好主意。沉思了下,才道:“这十天,你作为重要嫌犯,不许离开我的视野范围。否则,我就发通缉令,全国通缉你!”

沈晰圆圆的小脸有些垮了下来,一脸不情愿的小声嘀咕:“那我洗澡上茅房怎么办?”

声音不大,但还是被黎容锋听到了。他微微挑了挑眉,漆黑的眸子瞥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地问道:“你父亲叫沈顺海吧?”

沈晰一愣,马上见风使舵地谄媚道:“得嘞!长官您说如何就如何,小的全听您的吩咐!”心里却暗暗把黎容锋骂了个千百遍。

黎容锋心里冷笑,这丫头可真是滑得跟个泥鳅似的。他让狱警把牢门打开,对兔子一样跳出来的沈晰道:“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去把凶手找到,要么被当成凶手一辈子关在这里。”

“一定,一定!我保证完成任务!”沈晰连连点头,还行了个极其不标准的军礼。

黎容锋撇嘴,略微沙哑的声音仿佛带着磁性般地说道:“Easiersaidthandone!”

“什么?”沈晰听不懂,反射性的问道。

黎容锋冷笑一声,反问:“你不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吗?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句子都听不懂?”

“呃……”沈晰一愣,心里暗自嘀咕:这家伙难道会洋文?不过仍旧硬着头皮道:“是……是你说的不标准,所以我才听不懂的!”

黎容锋嗤笑一声,没言语。

这家伙,是真的被自己唬住了,还是扮猪吃老虎?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沈晰使劲挠挠头,把她那原本就略微带点自然卷的短发抓得更加乱蓬蓬了。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走在前面的黎容锋见她半天没跟上,停下脚步扭头催促:“还不快走!”

“来了!”沈晰应了声,怏怏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当她乖乖地坐进黎容锋的黑色大汽车里后,发现他并没有立即启动车子。不禁有些疑惑,扭头看他。

恰巧,黎容锋也在扭头看她:“去哪?”

英俊的脸庞近在咫尺,幽黑如深潭的眸子映出了她的倒影。真是一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不过沈晰可不会被这张脸给迷惑住。要知道,他可是害她坐了冤狱的人!

虽然表面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可是沈晰偷偷幻想了下把他撕成碎片的场景。

“沈晰!”看这丫头的样子,黎容锋就猜到她心里绝对没想什么好事情,语气甚是不满。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警察?”她脱口而出,语气甚是不满。

黎容锋危险地眯起眼睛:“你不是说,你喝过洋墨水?连这点本事都没有?”

“嗯……”沈晰一时语塞。一不留神,差点就穿帮了,只得硬着头皮道:“先去……看看死者吧……”

因为天气炎热,警察局没有能保存尸体的地方。所以尸体暂时存放在了附近医院的太平间。

守在门口的两名警察看到黎容锋,一齐向他行了个礼。

黎容锋仅微微点了下头,便带着沈晰进去了。

刚一进门,一股阴风就扑面而来。

沈晰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暗暗腹诽:也不说给加件衣服,小气鬼!

尸体就平放在太平间正中央的手术台上,尽管身下放着冰块,但是皮肉仍可见腐烂的痕迹。尽管室内满是消毒水的味道,但还是掩盖不住尸体隐隐发出的恶臭。就连千年冰块脸的黎容锋,都有些受不住地微微蹙了下眉头。

反观沈晰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直接走过去,伸手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掀开了一半。顿时,布满血漬的乌黑头颅露了出来。

“他是被人敲破了头,死的……”沈晰用手拨开死者的头发,看了半晌之后,指着头部的一个凹陷对黎容锋道。

对于她娴熟的手法,黎容锋略感诧异。

沈晰倒是毫不在意:“我爹是看义庄的,从小到大我就和死人睡在一起,比这吓人的我都见多了。尤其是夏天,那味道……”

“你不是说你留洋回来的吗?”黎容锋眯起眼睛,朝前迈了一步逼近她问道。

猜你喜欢

  1. 少帅小说
  2. 老婆小说
  3. 霸爱小说
  4. 全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不温柔的妹纸
    不温柔的妹纸

    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这本书作为一个将近三十岁看了十几年各种类型小说的资深读者,看过的书没一万也有八千,经历过也看过太多情节感人的我,本来都以为自己今时今日已经很难在小说方面留下眼泪,但作者喵帝绝对是有故事的人,其中太多情节,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了其中韵味的,加油!

  • 雪中狐影ξ
    雪中狐影ξ

    总体来说,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还是不错的,人物鲜明,结构紧凑,不拖泥带水。

  • 寄情山水花草间
    寄情山水花草间

    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很不错,喜欢这种幽默搞笑的。

  • 惟美了的誓言
    惟美了的誓言

    少帅,你老婆又作妖了这本小说真的非常不错,内容丰富多彩,沈晰黎容锋坚强勇敢,对朋友忠义,对感情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