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官场职场 > 我在东北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09-11 15:06:43

我在东北那些年

我在东北那些年 那血 著

连载中 冯斌林如月

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时代,经济很不景气,大学生毕业找工作成了老大难问题。冯斌大学毕业也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冯斌连续两个月业绩倒数第一,差点被开除,后来因林如月总监的秘书帮助了他,使他继续留在...

冯雪寒听了弟弟的话,直感到莫名其妙。但她随即莞尔一笑,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时常便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倒也不觉得奇怪,只要这出格的事不要像在家乡的时候那样危害生命就好。

“你每天都那么忙,跟我之前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冯斌说着拿起桌子上的那一摞稿子,她读了几行,不禁眼前一亮,她在想,弟弟的文笔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行云流水。

“那你之前觉得我来了之后会什么样。”冯斌好奇地看着姐姐。

“我以为你会经常找我,毕竟我对北京可比你熟悉多了,没想到你竟然连个电话也很少打,没良心。”

“哪有啊。”冯斌被姐姐说得面红耳赤,他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冷落了姐姐,一是他初到陌生环境,忙着适应,而真正令他脸红的原因,是因为他投入在董林芳这个女孩子身上的精力太多了。

“好吧,今天我就把自己的事情放一边,专心陪老姐。”冯斌站了起来,“姐,麻烦你到外面等我,我收拾一下,换套衣服,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咱俩逛逛。”

“哼,听你的口气,倒向是我死乞白赖地求你似的。”冯雪寒无奈地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屋子。

在走进来的时候,她特意看了那些敞开房门的隔间,原来即使都是地下室,也有大小之分,稍大一点的,住的可能是三口之家,而他的弟弟,显然住的是最小的一间。冯斌换完了衣服,锁上了门,准备同冯雪寒离开。正巧迎面走过来一个带着眼睛,身材略显消瘦的男人。那男人看到冯斌,便愉快地问道:“小冯,出去啊?”

“我出去一趟,这不我姐来看我嘛,您下班啦?”冯斌大大方方地说。

“嗯,下班啦,这周也没跟你喝点,等下周我再来的时候,给你带点我家那边的特产。”那男人说。

“您别客气,您这马上又得赶火车回去是吧?”冯斌关切地问道。

“是啊,赚点钱不容易啊。”

“是呀。”

两人都颇为感慨地叹息一声,随后依依不舍地道了别。冯雪寒看着两人聊得这样随意,简直好像认识了十年八年似的,真觉得弟弟这小子着实不简单。走到管理员室,冯斌同样跟管理员打了招呼,告诉管理员自己可能要晚一点回来。

姐弟俩来到室外,冯雪寒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问道:“阿斌,刚才那是谁呀?”

“你说邻居老高啊。”冯斌得意洋洋地说,“他是语文老师,据说还是河北省的名优教师呢,他是张家口人,每到周末,都会坐火车来北京给学生补课,周日坐火车回去,这间地下室,他已租了两年了,一直作为他在北京的临时落脚点。”

“什么,这么辛苦,他在河北是名优教师,钱恐怕也不会少赚,何必两地奔波。”冯雪寒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答案。

“老高还说,北京这个城市还吸引着另外一种人,这种人没有背景,没有根基,这样的人在那种靠关系才能混得好的地方城市很难发展,因为北京是个相对公平的地方,在地方城市,可能明明你比他有能力,可是他比你有背景,或者他比你懂得溜须拍马,那么你就只能忍气吞声,在北京却不一样,大家从全国各地来到这个城市,为的是做出一番自己的事业,老板也好,下属也好,凭的是真才实学,人与人之间都非亲非故,彼此看重的都是对方身上的闪光点,能力和魅力。”冯斌说完,补充了一句,“我觉得这也正是我们的家乡所欠缺的。”

“咱们家乡也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国际化城市呀,我上一次回去,就觉得高楼大厦越来越多的,有的地区甚至堪比北京。”

“也许吧。”冯斌若有所思,“只是我在家乡生活了二十几年,却也没见过像老高这样的人,我来北京还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两座城市中生活的人们,精神面貌是如此的不同。”

“那你就踏踏实实地留在这边好了,正好咱姐弟俩还能做个伴。”

冯雪寒说得轻松自如,对于冯斌来说,却不是那么简单,他叹息一声,说:“我可以吗,杨阳和小雪婷还在家里等我,我不能不管她俩啊。”

“那么你把她们俩也接来。”冯雪寒说。

“姐,你跟我开玩笑吧?”冯斌哭笑不得地摇着头说,“我自己来这边都还是暂时的,我虽然给大爷打工,但是通过父母平时的闲谈,我多少知道,大爷的厂子一直在赔钱,通过跑市场,我就更加相信了,他的产品都是过时的,早就淘汰了,我感觉这份工作也长不了。这时候你让我把杨阳和雪婷接来,杨阳就得辞职,我们夫妻俩岂不相当于双双下岗,拿什么来养孩子啊。”

“唉,怪我,我倒是不如你想得多。”冯雪寒低着头想了想,“我一直想问你,做父亲到底是什么感觉。”

“做父亲的感觉,”冯斌绞尽脑汁地回忆着,“那对一个人来说,真好像胜过世界上所有的教育,当我抱着刚出生的小雪婷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脑子里一团乱,又好像特别清晰,好像我的眼睛除了小雪婷之外什么也看不到了。在那一刻,我感觉不管我自己的前半生如何放荡不羁,如何玩世不恭,但是我的下半辈子都要为这个怀中的小天使去努力,也为了这个家庭去努力。”

冯斌的这番话更像是对自己的总结和鼓励,冯雪寒在一旁听着弟弟轻柔的声音,看着他幸福的样子,不由得陶醉了。冯雪寒之所以问起做父亲的感觉,是因为自己对当年父亲送她离开家的行为始终不能完全释怀。她想通过弟弟的解答,或许她能理解当年父亲的决定。一个从小到大闯祸捣蛋的男孩子,长大后当了父亲,便能有如此觉悟。那么在当时那个年代,他们的父亲,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儿女的事情呢,难道真是自己误解了父亲,这误解竟然持续了那么多年。

“阿斌,你结婚这么早,后悔过吗?”冯雪寒问。

“为什么要后悔呢。”冯斌反问道。

“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很多都想闯出自己的事业,过早结婚会被束缚手脚,就像你这样,如果你没结婚,就可以毫不犹豫地留在北京发展。”冯雪寒说完,等待着弟弟的回答。

“可能是因为我没上过大学,没有你说的那种做一番事业的心吧。”冯斌一想到自己是个大学落榜生,内心中仍然有些许遗憾,“但是我觉得一个男人应该先成家再立业,只要他能找到一个爱他支持他的女人,结婚并不应该成为立业的负担啊。”

冯雪寒听了弟弟的话,觉得他简直不像是这个时代的同龄人。随即她明白了,弟弟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个彼此互相爱慕的女人,这个女人不贪图他的身外之物,只爱他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以及他的本身。弟弟能找到这样一个妻子是幸运的,如今这样的女孩不多了,冯雪寒心想。

姐弟俩一路上谈得愉快,竟忘记了吃饭,一直徜徉在北航的校园里。冯雪寒先前对弟弟的印象随着他们的交流而改变了。无怪乎弟弟到了这边之后,并没有隔三差五地联系她,因为在他的生活中,有许多责任等着他,有许多承诺等着他,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冯雪寒心想。可是她又随即想到,弟弟这样活着岂不是很累,他才二十几岁,便自愿地把这些外界因素强压在自己身上,他还能够保持一颗充满青春活力的心吗?

“姐,我请你吃北航南门的上海城隍庙小吃怎么样?”冯斌说。

“不好,我想吃东北菜,我在这边很少吃东北菜,我有点馋了。”冯雪寒直言不讳,在弟弟面前,她觉得自己不需要伪装。

“那好,咱们找一家东北菜馆,好好吃上一顿,点个小鸡炖蘑菇,白肉血肠啥的。”

姐弟俩上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德外大街的沈阳饭店。即使在车上,冯斌还不停地赞叹着北京城的繁华景象,从他的语气中,冯雪寒能听出他对这个城市的向往。一想到半个月之后,姐弟俩就要分开,不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才明白,原来亲人与亲人之间的离别,真正伤心难过的或许是那想留住对方却无能为力的人。

这段时间,冯斌几乎每一天都跟董林芳在北航的学生食堂见面,一起探讨她决心写的那本书。冯斌给董林芳讲述了自己曾经生活的那片老城区,那些老建筑,以及老城区居民的朴实的生活状态。董林芳每一次都用心聆听,专心做笔记。冯斌看到董林芳一丝不苟的样子,除了觉得她认真的时候很美丽之外,自己也是努力回忆小时候的生活。

“昨天我妈妈跟我讲,冯大哥的家乡在计划经济年代已经算是全国一流城市,除了重工业发达,轻工业也不错,各行各业发展的很健全,文化事业也算是百花齐放,生活在那座城市里的百姓很自豪,生活很好,无论是家用电器还是生活用品,当地都有工厂,有的产品还销往整个中国。”董林芳兴致勃勃地问道。

“你有一位见多识广的妈妈,根本就不需要让我给你讲,听你一说,我觉得你妈妈对我的家乡了解得更透彻。”冯斌说。

猜你喜欢

  1. 冷婚小说
  2. 尊帝小说
  3. 长生小说
  4. 兵王归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眼角带笑.
    眼角带笑.

    好看,很好看,非常好看好看的不要不要的,这本小说我在东北那些年主人公冯斌林如月非常符合我的口味,张扬肆意,智慧与美貌并存,小说情节丝丝入扣,引人入胜……

  • £手拉手えう
    £手拉手えう

    那血的文笔很好,文也很甜,越看越爱不释手!强力推荐!

  • 片刻辰光
    片刻辰光

    我在东北那些年这本小说叙事清晰,文笔中成,环环紧扣,在这个平台里算是比较不错的官场职场小说,加油。

  • 南风草木香
    南风草木香

    强烈推荐我在东北那些年呀,看过很多官场职场文,这本绝对是精品。女主性格超级好,剧情丰富,意料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