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武侠仙侠 > 万剑长生

更新时间:2019-09-18 11:53:32

万剑长生

万剑长生 晚睡学生 著

连载中 盖聂采薇 长生

盖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真正的朋友不多,他冷,只是因为生性如此。对盖聂来说,无敌是一种寂寞。这种孤离,只有找到敌手,才能被打破;所有人羡慕他达到巅峰,他反而觉得自己才初生;武侠秀,仙侠再秀,玄幻接着秀;总之秀秀秀,自己秀还不行,带个娃一起秀才算赢家;突破的不仅是剑法,还有他的心;悟出的不只是人生,还有天地万物;剑徒说:“盖聂这个人,根本不是人。”除了实力,他的魅力远不在于秀,他狂,却狂得不张扬,他有点幽默,因为冷,所以变成了冷幽默,他就是这么偏偏有好运,好运连连,恭喜发财......

夜深。

云暗风高。

月亮向西移动。

这是一条通往苍漠的道路。

远处传来“笃”、“笃”、“笃”的声响,声音仿若在千里外,又好像近在耳边。

听见这更鼓声,盖聂的脸色仿佛变了,他轻轻压低了斗笠,放慢了步伐。

他心里知道——

再往前走几里路,就是传说中的风沙客栈,那可是个连鬼怪都惧怕的地方。

实事上,除了风沙客栈外,江湖人对于“断魂更”更早就是闻风丧胆。

这些年在江上湖行走的,无人不听过断魂更,也无人不听过这句话:“夜半断魂打三更,三更过后必断魂。”

盖聂当然也知道断魂更的威名。

刚才那三更响过便消失了,此刻,必定是在某个地方,有人已先死去。

盖千忆脸上露出了好奇,抬起一双眼睛看看盖聂:“怎么了?大叔?”

“再走几里路,就是风沙客栈了。”

盖聂心中踌躇,看见月亮藏到了云层后,又看了看盖千忆,只盼她别跟丢了。

“忆儿,跟紧了。”盖聂再三叮嘱。

过了一会,又有更鼓响起,声音仿若在百里外。

盖聂心头一跳:断魂更向来只打到三更,怎会还有第四更?

不知不觉,已经四更天了。

周围,风沙渐起,有草木在风中摇动。

第四更刚过去,虽然听起来只过是极为普通的更鼓声,可是听在盖聂耳里,却是宛如杀人的锥子,变得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间,刮来一阵怪风,盖千忆惊叫一声,斗笠被吹飞在地上。

她急忙弯腰去捡,不料一口风沙呛到了嘴鼻里,令她咳嗽不已。

“大叔!好大的风啊,我快睁不开眼睛啦!”

风沙明显大了起来,周旁的草木俱都开始剧烈摇晃。

“忆儿,跟紧点!”

眼见盖千忆马上消失在视线里,盖聂移步如箭,一只大手将她提了起来,夹在臂下,足点草叶,向风沙外纵去。

“走!”

盖聂的步伐快如星驰,不消片刻,已带着盖千忆来到了一片安全之地。

盖千忆还在恍惚中,等她张开眼睛,看见自己身在一片荒凉天地,甚是惊讶。

客栈生在风沙里。终于来到了风沙客栈。

这是通往苍漠入口的必经之地,站在方圆几百里唯一的客栈跟前,夜色迷蒙,已可望见那无垠的沙漠之象。

“沙上有花,树上有瓜,风沙客栈只有风沙。”

“来了?一男一女,一个大人,一个小孩。”

“来了四个?今儿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又来了四个送死的,阿狗?还不快去迎客!”

除了盖聂和盖千忆外,风沙里还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秃顶如鹰,手里抱着一样用黑布包裹的东西,好像是什么兵器。

一个黑衣女人,丰盈似虎,腰间挂着一根长单鞭,眼神好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有些女人就像是硬蚌壳,是需要用铁锥才撬的开,这个穿着黑衣、黑靴的女人无疑就是这种女人。

当离风沙客栈还有一段路,她嘴角的笑意却慢慢消失了。

这种感觉似乎是早有预料,不是突然讶于某种情况,而随着客栈在靠近,极其自然地发生了转变。

这种转变使她变得戒备起来。

当一个女人决定要去冒险,就无须再用任何言语去劝说她回头了。

秃顶男人拉住了黑衣女人的手臂,急声问:“娘们,再往前走就是风沙客栈了,你确定要进去?”

劝者有意,听者未理。

“此物有多久未出鞘了?”黑衣女人停住步伐,回头问秃顶男人。

“十六年。”秃顶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东西。

说话间,远处的客栈里匆匆忙忙跑出来一个人,远远望去,这个人样子年轻,身子却有些佝偻。

“准确说,应该是十六年零八月二十七天。”

秃顶男人停顿了一下,道:“你也应该知道,素里我使兵器,是不用此物的。”

“我能不知道吗?死鬼。”黑衣女人露出一笑,说:“这是一样要命之物,只要出了鞘,就必定要见血,昔年乐山岛一战,凭着此物,名震八大派、三十六中派和七十二小派,你好歹也威风了十六年了。”

秃顶男人淡然一笑,说:“这厉害之物是鲜血喂肥的,却不知道沾的是谁的血?”

“不是秦人的血?”

“秦人的?”秃顶男人黯然一笑,叹道:“自从那一战之后,我已决定不再用它。”

“这一次呢?”

“这一次,我好像已别无退路。”

“为什么?”

“那贼王诛伐同宗,视赵人如草芥,我不动用此物,他还是一样会派人对我赶尽杀绝。”秃顶男人苦笑道:“我若是因为害怕而逃亡,就要永远沦为鼠辈了。”

“你想带着此物上阵杀敌去?”

“不错,这次去苍漠,就是去找老李。”

“死鬼!你没跟我商量就决定好了?”

“嫁鸡随鸡,嫁鬼随鬼,自从你嫁给我,哪一天不是身不由己?”

“哼,你倒也知道老娘的苦,这次你要是死了,老娘一定改嫁他家去。”

“要是他家能够让你过上好日子,就算嫁给刀头李,我段天刀也绝对是二话不说!”

“哎哟,真是死鬼!你想要抛下老娘?少做春秋大梦了!”

谈话间,叭的一声响,一根鞭子已从黑衣女人腰间抽出,如蛇一样卷了出去,绑回来一个人。

接着,响起来一阵求饶声:“姑奶奶,绑错人了!我是客栈里端茶的小厮阿狗呀!”

“哪来的阿猫阿狗!既然是端茶的小厮,哪里有歪眼斜嘴,哈身躬背,跟个做贼一样!”

“哎呀!是真的呀!二位要是不信,这就随我去客栈见我家老板娘,问她识不识得我!”阿狗急的满头大汗。

“阿猫阿狗,取什么名字不好?一听就知道不是好东西!”黑衣女人怒声催促阿狗,要他带路去风沙客栈。

段天刀夫妻二人前脚刚走不久,盖聂和盖千忆已抵达这里。

此时,风沙逐渐小了,盖千忆还是在不停地咳嗽。肯定是吃进不少的沙子吧?

从刚才斗笠被刮飞的地方来到这里,她也只不过走了五六十步路,却好像是刚爬过了五六座山似的。

小孩儿身体瘦小,盖聂也极是心疼,所以中途赶路间,单臂夹着她纵了好几里,终于脱离被风沙覆盖的危险,来到了这片安全之地,盖聂也还是影子般紧护在她身旁,寸步不离。

盖千忆稍走慢一点,盖聂立刻就会叮嘱她,道:“忆儿,跟紧了!”

一双目光比刀剑还要锋利,也始终未离开过盖千忆。

突然间,一种担忧之意从盖聂的眼里拂过,他担心着这一切,这些气息声逐渐沉重,呼啸声也慢慢充满了杀气。

盖聂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在深夜里跑这么一趟?

如果早点选匹快马,也不用让忆儿吃这样的苦,或许在白天就已赶到了风沙客栈。

黑夜里的危险可比白天时候大多了!

风沙客栈的旗帜在风中摇荡,盖千忆手上的铃铛犹在叮当发响。

她觉得有些寒意,吃力地将自己被风吹开的衣襟拉紧了一些。

盖聂看了一眼盖千忆,见她和自己一样,紧皱着眉头,再看看风沙客栈越来越近,心里仿佛有个重大的决定在等着他来完成。

听见盖千忆又咳嗽了几声,盖聂把心都绷紧了。

就在这瞬间,一颗脑袋突然出现在盖千忆的眼前,横肉盈脸,把她吓得尖叫了一声,立刻缩到盖聂的身后。

——这颗大脑袋就倒悬在客栈门口,一个胖老头把自己挂在门上,正做出死人的样子。

“喂,来稀客了,归妹他娘!”

门梁上有一双手猛然松开,胖老头一下子跳到了盖聂跟前。

四目相对,在八尺身前,胖老头的身形立刻就矮了下去。

他看见盖聂,笑嘻嘻道:“稀客,稀客,快进来坐吧!哎哟,这小妹子的眼睛可真大!”

“都别愣着,外头风沙太大,快进来坐吧?”胖老头笑眯眯道。

盖千忆又从盖聂身后探出两只大眼睛来,眼睛眨了眨,依然有些紧张。

盖聂原本紧皱着眉头,仿佛也在这一瞬间松了口气,目光中竟好像有一股水光在荡漾。

他的戒备之色消失了,脸上也有了笑意,他看了一眼盖千忆,冲她一笑。

兴许只是他太过紧张,风沙客栈若当真如传说中的绝命于门外,岂还有这么一个滑稽的胖老头大费周章地表演这些玩意儿?

倘若真的想杀人也早应该动手了吧?没有马上动手,就是有所顾忌。

盖聂心中这么想,又冲盖千忆笑道:“忆儿,我们进去吧!”

生命竟是如此奇妙,没有人能够解释为什么盖聂的笑会在瞬间产生作用。

看见盖聂在笑,盖千忆好像受到了某种熟悉的安抚,已变得不再害怕。

这难道就是剑圣独有的魅力?

——那次在赵国边境,从秦兵剑下救起了这个女孩,女孩害怕的眼中忽然有了信任,对人生已完全绝望的她忽然有了希望时,岂非也是现在这个样子?

多么奇妙的力量!多么令人感到坚实!

盖聂的眼神一如他的手掌,温暖、坚定。

而一旁胖老头的目光却好像渐渐在闪烁,盖聂嘴角的笑意增强一分,胖老头的目光就跟着动摇一分。

盖聂和盖千忆同时跨进客栈里来了。

客栈的门很大,宽的能容下四五个大汉。

盖聂跨进来时,一种看不见的剑气犹如山震般传遍了角落。

“嘣”,在他左手方的一张方桌上,有茶杯被震碎了,众人一起向他望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长生小说
  2. 透视小说
  3. 离婚小说
  4. 爆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梦想天空格外蓝
    梦想天空格外蓝

    万剑长生这本书很好看,情节跌岩起伏很好

  • 夜雨花落泪
    夜雨花落泪

    晚睡学生文笔细腻,细节处理的也很好,全文衔接紧凑,故事曲折动人,可以说为了最后的结局作者描写的可谓是一波三折,埋下伏笔也是神不知鬼不觉,万剑长生小说的内容很吸引我,新颖不幼稚不枯燥,结局也是想要的,表示很喜欢,会继续支持作者的作品!

  • 夕夏温存
    夕夏温存

    作者晚睡学生写的很不错,剧情很好,就是更新太少。

  • 鲜花之国
    鲜花之国

    万剑长生是一本很用心,也很值得去看的书,晚睡学生用他的笔,描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