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敖宁安陵王书名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敖宁安陵王)

发表时间:2021-02-23 18:42:14    编辑:发呆草

凤女谋嫁

推荐指数:10分

《凤女谋嫁》在线阅读

《凤女谋嫁》小说简介

《凤女谋嫁》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小说,该文讲述了敖宁安陵王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凤女谋嫁》该小说讲述了:她到死才明白,她爱的人伤害她,她信的人算计她,唯独她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重生一世,害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报复回来,而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凤女谋嫁》 第10章 你不配 免费试读

楚氏和敖月强压着火气走到了无人的地方,楚氏才终于发作。

“你不是说今日能给我出口恶气,还能夺了那敖彻的兵权,怎么这最后还把你哥哥的兵权都交出去了!”

“娘,女儿也没料到敖宁今日竟然会帮那个疯子野种说话,她这个草包想法一向简单,估计是念及敖彻的救命之恩,所以今日才会如此维护。但终究外人就是外人,敖宁到底还是念及亲情的,女儿有的是办法让他们俩不和。”

楚氏平复了一些,又忧心忡忡的说:“今日敖宁的表现与往日实在是相差太多,莫不是,她看出什么了?”

敖月轻蔑一笑:“不会的,敖宁糊涂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突然开窍,您莫要忧心了,只要有女儿在,保证能把她拿捏的服服帖帖。”

敖彻出了前厅,敖宁迎上前来:“二哥,禁足之前,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吧。”

“三小姐未免操心的太多了。”敖彻从她身边走过,目不斜视。

雪后新扫出来的长廊内,敖宁在他身后追着,口中担忧的念叨:“我方才去拿了上好的跌打药,这棍伤虽然看着好像不怎么重,可极容易伤筋骨,你好歹让我看看伤势我才好放心去禁足……”

敖彻站住脚,极度不耐的开口:“说完了吗?”

敖宁知道他讨厌她,只能小心翼翼把药递到他面前:“二哥,最不济,你也把这药收下吧。”

敖彻一抬手,打落了她手装着药油的瓷瓶。

啪嗒一声,瓷瓶摔碎,药油流了一地,敖宁的手难堪的停在半空。

“我,我再去给你拿一瓶。”好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够了!”敖彻攥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抵到长廊的柱子上。

“敖宁,我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好,你若是有所图谋,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你若是真心想和我交好,我更是劝你别再妄想,因为,你不配。”

敖宁的后背硌在冰冷的柱子上,羽睫半垂,含着些水汽,面上却是努力笑着。

“我知道的,我不配,我一直都知道的。二哥你放心,我不会惹你心烦的,我这就走,这就走了。”

敖宁轻轻挣开敖彻的手,垂着头便想逃走。

却被他开口叫住。

“你知不知道,你从前与我针锋相对的样子,很惹人厌,现在对我伏低做小的样子,更是碍眼。我早该在山上便把你杀了,还能省去这许多麻烦。”

敖宁的背影一僵,终是默默的走了。

他终究是恨她的,这都是她该受的。

敖宁走后,敖彻蹲在那摔碎的瓷瓶边上,将碎片一点点捡起来,放在手心里。

敖彻的贴身护卫上前:“主子,这种小事让属下来吧。”

“别动。”

“是。”

敖彻一边捡着碎片,一边问:“土匪的事情,查的怎样了。”

“回主子,对方做的很干净,没留什么尾巴,属下等查不到那些土匪背后究竟是何人。”

敖彻抬眼,一双深邃的眸,黑沉的看着颜护卫,眼中满是压迫。

此刻的敖彻,周身散发着与方才全然不同的气场。

若说方才是克制隐忍,那现在,便是霸气尽现,阴沉迫人。

“先前派去保护她的人,已然两次令她遇险。”

短短十几天,她就险些落水淹死,又差点被土匪杀死。

若不是两次他都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颜护卫的额角立刻渗出冷汗。

“属下失职!”

“先前派去保护她的人,全都杀了,你,自己去领一百钢鞭。”

“是!”

“给她的院子周围安排些护院,再重新安排几个暗卫,护她周全。若她有失,提头来见。”

“末将领命!”

颜护卫应声低喝。

敖彻闭了闭眼,再睁开,便又是那隐忍默然的模样。

“领罚之前,先去给她送一瓶跌打药,就说……是侯爷拿去给她治伤的。”

“是。”

敖宁沉默着回到宴春苑,便有护院守在了她的院门口,盯着她禁足。

扶渠拿着一瓶跌打药进来:“到底还是侯爷惦记您,您刚走,侯爷就叫人送来了跌打药呢。小姐快趴下吧,奴婢给您看看后背的伤。”

脱了衣服,敖宁趴在床上,扶渠一看她背上那一道血檩子,眼泪又冒出来了。

“小姐,你平日里明明跟二少爷不对付的,今日何必为他一次又一次受伤,你看看这伤的,留疤了可怎么办?这身上若是留了疤痕,往后可怎么嫁人!”

“不碍事。”

这辈子,她本来也没打算嫁人。

她只想报了该报的仇,还清欠下的债。

敖宁枕着手臂,由着扶渠小心翼翼的在背后给她擦药,一边问:“我与二哥,为何关系如此僵硬来着?”

敖宁只记得上一世她憎恶敖彻入骨,可憎恶敖彻的原因,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以前对于这种事,敖宁都是避讳的。现在见她问了出来,扶渠索性就告诉她:“夫人过世后,侯爷虽一直未娶,可才两三个年头,侯爷就把二少爷领回来了,也不知他生母是谁。”

扶渠瞅了瞅敖宁,见她面无异色,才继续说下去:“因着二少爷比您还大几岁,小姐一直觉得二少爷的存在,让夫人与侯爷的恩爱变成一场泡影。”

原来是这样。

说到底,自己上一世是把对亲爹花心的恨转嫁给了敖彻。

这种根本算不得错的错,上一世竟被敖宁抓着不放了那么久,将敖彻伤害的那么深。

“小姐,您如今是打算与二少爷和解了吗?”

“不是和解,是还债。”

凤女谋嫁
凤女谋嫁
千苒君笑/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作者千苒君笑文笔很不错,没有那些老套路仇家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