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青林写的小说《讨喜婢女》青林赵轼轩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3-01-24 13:42:56    编辑:风苍溪

讨喜婢女

推荐指数:10分

《讨喜婢女》在线阅读

《讨喜婢女》小说简介

主角青林赵轼轩的古代言情小说,书名《讨喜婢女》是作者青林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内容是:我是夫人指定的,因我性子老实,模样讨喜,看着喜庆。夫人和李嬷嬷告诉我去赵家多打探些消息,尤其赵家小公子是否有残疾和隐病。李嬷嬷让我脱了衣服翻来履去检查,弄得我很疼。李嬷嬷皱眉:「这点疼就受不了,疼的还在后头呢。」......

《讨喜婢女》 讨喜婢女第5章 免费试读

「哈,告诉你,他们死时嘴堵得紧紧的,那两人疼得想叫又叫不出的样子哟。」

她捂嘴笑。

「人是你杀的?」我问。

「哪能呢,我是后来去看热闹的」她眼神闪躲。

我想过自己去解决,却有人抢先了,过程不重要,结果是我所要的就好。

「我不能出来时间太长,没事别叫人递话给我,引起怀疑就不好了。」我转身要走。

她拧眉:「你什么时候动手,你可别告诉我你对那个赵家少爷动了情,这世上什么东西都是狗屁,只有银子是真的,听到没!」

「嗯。我知道。」

我把荷包拿出来,她夺过去。还给我一个空的荷包还有一个香包、一纸包药。

交待我是什么药后,她甩着帕子扭着碎步走了。

香包的味道很好闻,清新淡雅却让人沉迷深陷。

青柳和小兰都怀孕了,只相差几天。

赵夫人高兴地赏了青柳和小兰。

青柳孕相不好,她身娇体弱,孕吐不止,眼窝深陷脸色青白。

小兰则面色红润,身强体健一点不像孕妇。

青柳怀孕三个月时流产了,大夫说是因大寒之物,青柳身子柔弱,这一次流产几乎耗尽她全部生机,卧床不起只能靠药物撑着过日。

青柳每日以泪洗面,身子更加不好,大寒之物不知从何而来,府上彻查没有结果,只能把青柳房里的下人都发卖了。

我在赵轼轩书房当值没被波及。

小兰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死了,且死状奇惨。

那晚赵轼轩酒后回来,我上前伺候洗漱,小兰把我赶了出去。

我睡在外间小榻,手搭在肚上,伴着隔壁床传来的「吱呀」「吱呀」声安然入睡。

两人感情浓烈,深入交流了一宿。

赵轼轩清醒时小兰已僵了身子,入目满床的鲜血,小兰肢体苍白。

赵轼轩慌乱狂叫,下人们涌进屋后也被满室血色吓在当场。

赵轼轩做了病,他硬不起来了,不能和女人上床,连碰都不敢碰。

有个婢女半夜爬上他的床,他惊叫着把人打死。

赵府老爷夫人愁眉不展。

我抚着**的腰身,凝着灯光出神。

我怀孕了,四个月。

见到母亲时,她摇着小扇走到我面前,我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女人,与前几日形同疯妇的是同一人。

似乎没有遭受那场家变,她还是府里身着锦缎,头插朱钗的夫人。

她一脸嫌弃地看向我:「你怎么吃得这么胖?连姨娘都不是,就一个通房,以后可怎么办?」

「我怀孕了。」

她目光瞬间盯上我的肚子,「当真?」

「嗯,四个月了。」她指着我怒骂:「你不长脑子吗,让你进赵府是让你去生孩子吗?」「这是赵府唯一的孩子,赵轼轩,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我回答。母亲松开手,上下打量我,「那药都用上了?」「嗯。用上了。」母亲笑:「好好好,用上就好,你先回去,等我好好考量考量。」

母亲满腹思量扭着腰摇着小扇走了,我看到她走到一辆马车前捏着裙角上了马车。

母亲何时坐得起马车了,这次她没向我要钱,我觉得母亲有事瞒着我。

赵轼轩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里,他房内全换成小厮伺候。

不敢睡床上,困了就趴在桌上,吃得又少,几天下来脸色憔悴,目光阴郁。

赵老爷和夫人都束手无策。

大夫和法师都找过了,吃药、做法事都改变不了赵轼轩错乱的神经和消瘦的模样。

腰围日渐增粗,抚摸肚皮感受里面的生命,我下了决心,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端着饭菜放到赵轼轩面前。

他手紧紧握着书,看到我眼神避开。

「我是来告诉你我怀孕了,你有孩子了。」

赵轼轩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我怀孕了,真的,四个月了,不信你摸摸?」我握着他的手,他缩了回去,我强硬地拉过来按在我肚子上。

坚硬地圆凸起让他眼神有了光彩。

我有孕的消息迅速在府里传来,赵老爷和夫人乐得合不拢嘴,提升我为姨娘。

青柳赏我一只镯子,消瘦灰白的脸上明晃晃挂着嫉恨。

我快速跪地谢过后收起来,走时不小心碰倒了门口的花盆,屋里婢女立刻上前收拾破碎的瓷片和花土。

讨喜婢女
讨喜婢女
青林/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讨喜婢女是我追的第一部书,可以说从文章开篇就一直坚持到现在,这本书陪我度过了许多,内容很充实,人物设定很好,情节跌宕起伏。在这期间,我也看了很多其他类型的书,但都没有这本给我的感觉那样,能让我的情感与书中人物一般,那样的鲜活真实。书中的人物,在作者的笔下,有了属于他们的生命,每次阅读,都能切身体会到书中所描绘的场景,很炫酷很感动,有伤心地流泪,有开怀的大笑。最美好的爱,就是细水长流般的默默守护。青林大大,加油,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