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 殷寒 著

连载中 江晚鸢殷寒 将军 夫人

更新时间:2023-01-24 11:06:24
江晚鸢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安,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江晚鸢,多亏你嫁给殷寒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江晚鸢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萧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安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她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此时的万宝阁。

江晚鸢刚进去没一会儿就撞上穆子安。

看到江晚鸢,刚要上楼的穆子安不耐烦地皱起眉。

南若兰明明说江晚鸢会在茶楼等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蠢货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想到上回无端被江晚鸢揍了顿,穆子安下意识燃起怒意。

可走近后,看到妆容浅淡、美得不可方物的江晚鸢,穆子安心里一动。

从前江晚鸢站在南若兰边上就像个乡下来的村姑,穿红戴绿艳俗不堪。

可现在的江晚鸢只一身浅青色的长裙,头发以玉簪慵懒绾起。

侧脸精致,尤其那双眼睛,仿若蕴藏星河。

他惊艳地看过去,以前怎么没发现江晚鸢这么好看?

“月月,我在这里!”穆子安看到江晚鸢要走,连忙追了上去。

可他腿脚还没恢复,一瘸一拐,好不容易才赶上江晚鸢。

听到身后声音,江晚鸢眼底闪过狠厉。

侧过脸,她余光看到穆子安已经朝她伸手。

一瞬间,江晚鸢的脚尖故意移了一寸。

“哎哟……”穆子安本就腿脚不便,被绊得顿时摔了个狗啃屎。

“三殿下,你怎么在这里?”江晚鸢连忙一脸关切地伸手扶他。

与此同时,将手里的药粉悄无声息地撒在了穆子安身上。

看江晚鸢还是和以前一样紧张他,穆子安心里得意。

上次不过是这蠢货害怕殷寒的势力,所以才忍痛揍他。

穆子安艰难地爬起来,面容带着忧郁,“月月,我没事,只要能见到你,怎样都没关系。”

江晚鸢握紧了拳,表面看起来仿佛娇羞,可眼底却升腾着杀意。

不过,她还得再忍忍。

此时,穆子安突然看到拐角处的人影,是来找他的南若兰。

生怕被江晚鸢看到他和南若兰私会,于是穆子安急忙开口。

“月月,我必须要走了,你相信我,很快我就有办法救你……”

“到时候我们就离开这里,一辈子不分开。”

说完,穆子安连忙离开。

没人看到的角度,江晚鸢狠狠地呸了一口。

这样拙劣的演技,看得她十分倒胃口。

她嘴角微扬,刚刚的药粉后劲不小,接下来穆子安会过得很精彩。

“小姐!总算抢到一个包间的位置!”菱香顶着一头大汗跑了过来。

看到江晚鸢刚刚好像和人说话,菱香连忙问道:“小姐刚刚在和谁说话?”

江晚鸢凉薄一笑,“没什么,一个臭气熏天的丑八怪罢了,我们走。”

为了不让穆子安怀疑,江晚鸢找了个借口,带着菱香先出了万宝阁,又从后门进去。

刚坐下,拍卖就开始了。

今天拍卖的紫叶兰是她要用来给殷寒解毒的,江晚鸢志在必得。

她知道穆子安也会抢这株紫叶兰,是为了送给南若兰。

不过,她一点不担心穆子安会和她抢……

此时,万宝阁三楼尽头的屋内。

殷寒一张俊脸带着冷意,整个屋子似乎都他身上的寒气浸染。

他面前跪着个伙计。

伙计哆哆嗦嗦地说道:“小人就看到南大小姐扶起三皇子,十分关心他,三皇子说要救南大小姐离开。”

殷寒嘴角微动,凉薄中带着讽意。

果然,江晚鸢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为了能和穆子安在一起,她甚至可以在他面前装成那样!

尘风同样气愤,“主子,如何处置?”

殷寒沉默了片刻,滚烫的茶壶都没能融化指尖凉意,“把人带回去,禁足。”

尘风气不过,握紧了拳。

主子为江晚鸢收拾了多少烂摊子?

要知道主子在战场上从来都是杀伐决断、说一不二。

没想到栽在江晚鸢这里!

此时,二楼的一间包厢内。

南若兰小鸟依人地靠在穆子安怀里。

“三殿下,真是委屈你了,要为了那个村姑放低身价去哄她。”

穆子安摸着南若兰的腰,心里却想到刚刚江晚鸢的眼睛。

那双眸子精致漂亮,清亮如星。

“三殿下?”南若兰抬起头。

穆子安回过神,看着南若兰,温柔一笑。

“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什么都愿意。”

南若兰娇羞一笑,勾住他的脖子。

“等咱们拿到侯府的钱财,再拿到那蠢货的外祖的兵权,以后可就……”

话说了一半,南若兰突然闻到一阵恶臭。

这臭味简直比茅房还上头,南若兰顿时脸都白了,“殿下!怎么回事?好臭啊!”

好端端的房间怎么奇臭无比?

穆子安一愣,随后也闻到了臭味,他立马怒声道:“来人!你们万宝阁不想开了?”

万宝阁的管事立马带着人冲到包间,可搜到最后,味道居然是从穆子安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到一屋子的人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穆子安的脸顿时涨红成猪肝色。

这些人的眼神仿佛在怀疑他是不是拉在身上了?

穆子安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怒声吼道:“都滚出去!”

管事憋着气拱手道:“三殿下,您大人有大量,咱们拍卖会还得办啊,不如殿下先去茅房……”

砰地一声,穆子安气得将桌子都掀翻了。

去什么茅房?他又没拉!

可这话他实在说不出口!

旁边,南若兰想捂住鼻子又不敢,只好强忍着扶住穆子安,可那股味道涌过来,她没忍住转身干呕起来。

看到南若兰如此嫌恶,甚至都吐了,穆子安的脸一阵红一阵黑,他简直要炸了。

终于绷不住,穆子安甩手就走了,“回府!”

听到外头闹哄哄的声音,菱香担心地要出去查看。

江晚鸢想到穆子安的脸色,心里一阵痛快,她开口道:“你这会儿出去,最好捂住鼻子。”

菱香正好打开门,顿时干呕地关上了门。

不仅仅是菱香,外头呕吐声不断。

穆子安走在过道,看着两边人群的神色,感觉自己就是被送出去的恭桶。

又羞又恼,他用衣袖捂着脸,飞快地冲了出去。

南若兰焦急地追了上去,在门口拉住穆子安,“殿下,你误会了,我不嫌弃……呕……”

穆子安脸一黑,冷冷甩开南若兰,立刻躲进马车。

很快,穆子安落荒而逃的事传到三楼。

殷寒刚派人去抓江晚鸢,突然听到这消息。

不知想到了什么,殷寒眸子微动,“慢着!”

此时,万宝阁最幽静的包间内。

江晚鸢正心情不错地嗑着瓜子。

她就知道,穆子安呆不久的。

她也不怕穆子安怀疑她。

这药粉产生的臭味不仅查不出根源,还能停留在他身上至少三天。

穆子安只能像过街老鼠一样,在府里躲三天。

可惜,还没能让他遗臭万年!

菱香疑惑地看着江晚鸢,“小姐,你怎么今天格外高兴?”

江晚鸢笑眯眯地把一叠瓜子推过去,“今天的戏如此精彩,当然高兴。”

这时候,菱香顾不得多想,“小姐,拍卖开始了!”

江晚鸢立刻坐到窗边,这里能看到底下拍卖的高台。

的确是成色上好的紫叶兰。

很快价格已经被叫到四百五十两。

“五百两!”江晚鸢不假思索拍下了。

菱香瞪大了眼睛,焦急地拉住江晚鸢,“小姐!咱们只有一百两银子啊!”

江晚鸢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刚嫁给殷寒的时候,手里只有那么一点寒酸的嫁妆。

这也怪她自己,听信南若兰的鬼话。

南若兰说她早晚会离开将军府,殷寒那么可怕,肯定不会把嫁妆归还。

因此少带钱财,为以后打算。

江晚鸢皱紧了眉,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怪她脑子进水!

江晚鸢郁闷地咬着唇,在万宝阁拍下东西不付钱,这可是惹了大事。

菱香紧张地说道:“完了完了,听说万宝阁的主人杀人不眨眼,背景极深,连官府都不敢招惹。”

说着,菱香拉住江晚鸢,“小姐,我们快逃吧!”

江晚鸢收紧了手指,不甘心地说道:“不行!这紫叶兰是给将军治病的,我一定要带回去!”

她知道,这一次错过的话,下一次再得到就是两年后了,那时候殷寒早就毒发攻心了!

说着,江晚鸢起身走到门口,目光无比坚定。

“我就是把命交代在这里,也要带走紫叶兰!”

门口,男人笔挺地站着,五官深邃,双唇紧紧抿着。

殷寒心里暗涌纷呈。

有欣喜,也有不敢升起希望的克制。

听到脚步靠近,殷寒低声交代了几句,随即离开。

此时,屋里的江晚鸢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可她没想到门口居然站着尘风。

想到殷寒向来不放心她,派尘风盯着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于是江晚鸢咳了一声,“我还有点事,办完了立马就回去。”

尘风拱手道:“钱已经付了,属下接夫人回府。”

江晚鸢愣了一下,“啊?”

刚想问怎么回事,可尘风已经冷冷地转身走在前面。

江晚鸢知道殷寒的心腹尘风就是这个性子,于是连忙喊菱香跟着。

下楼后,江晚鸢接过掌柜递来的木匣,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刚进将军府大门,尘风就被军营的事喊走了。

江晚鸢没在意,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要为殷寒炼药。

突然,一个婆子冷着脸拦住江晚鸢。

“老夫人有请。”

此时,寿安堂内。

老夫人面前坐着个粉衣女子,正满脸怒容地咒骂着江晚鸢。

“娘,这江晚鸢也太不要脸了!”

这正是萧家二小姐萧玉妍。

老夫人气得捂着胸口。

“昨晚夜儿还逼我不再插手,这女人居然转眼间做出这样的事?”

萧玉妍继续骂。

“可不是嘛!我亲眼看到她和三皇子一前一后进万宝阁!”

“她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什么都不懂,除了去私会,还能干什么?”

老夫人脸色铁青,“南氏人呢?我要是不管,怎么对得起萧家列祖列宗?”

这时候,江晚鸢迈进院子,正好看到萧玉妍的丫鬟。

她眉头微动,这才想起来,殷寒的妹妹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萧玉妍向来讨厌她,在萧家明着暗着给她使了不知多少绊子。

里头正骂的火热,看到江晚鸢进来,气氛顿时就僵了。

老夫人怒声道:“你现在已经是萧家的人,居然还不安分,你给我跪下!”

由于前世的愧疚,江晚鸢咽下了这口气。

她郑重地跪下,但背脊挺得笔直,自有一番清傲。

“老夫人,我已经下定决心改过自新,以前我做过的错事无话可说,认打认罚。”

“但现在和以后,我没做过的事就不会认。”

萧玉妍拿起一杯水就泼了上去。

“你还敢狡辩?我亲眼看到的!”

江晚鸢被泼得一脸都是水,湿了的碎发盖不住额头的伤口。

尽管如此,她那双眼睛依旧带着倔强,不肯低头。

“二妹妹看到什么了?”

江晚鸢抬着下巴,眼底一片清朗。

前世她和萧玉妍没什么交集,她一直不知道萧玉妍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

萧玉妍嗤笑道:“我看见你在万宝阁私会旧情人,简直让我恶心!”

江晚鸢垂眸,“我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萧玉妍扯住她,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江晚鸢握住了她的手腕,一字一句地开口。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那我不能认下这种罪名,否则,我的夫君会误会。”

萧玉妍呸了一声。

“你别演戏了!你根本不想和我哥好好过日子,你就想把我家搅得稀巴烂!”

老夫人见萧玉妍的行为举止有点过头,连忙拉住她,“妍儿!”

萧玉妍跺了跺脚,“娘,这样劣迹斑斑的女人,你怎么还让她留在萧家?就该直接把她赶出去!”

老夫人有点迟疑,“妍儿,你这样做,等你哥回来怎么交代?她都没认罪。”

猜你喜欢
  1. 将军小说
  2. 夫人小说
  3. 灰姑娘小说
  4. 异能女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如梦亦如幻
    如梦亦如幻

    首先感谢作者殷寒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 花开半最美
    花开半最美

    这本小说将军,夫人又私奔了挺不错的,特喜欢男女主江晚鸢殷寒的性格!爱恨分明,不白莲,做事果断,大爱之!

  • 山抹微云
    山抹微云

    殷寒的小说,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非常喜欢,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

  • 东京雨季黯然
    东京雨季黯然

    将军,夫人又私奔了很好的一本书,有情节,有布局。文笔轻松幽默!主角江晚鸢殷寒有血有肉,人物描写刻画很丰满,情节也比较紧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