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
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

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 宣茜茜 著

连载中 凤姬瑶褚念夜 王爷 婚约 冰山 冰山王爷 一纸婚约

更新时间:2019-11-25 16:15:01
“谁来告诉本王,王妃去哪儿了?”他不过是上了一个早朝,去养心殿陪父皇下了一盘棋而已,为什么回到家那个女人就不见了?!他派人去她以前常去的地方都寻过了,可是她都不在。现在,居然没有人能说出她究竟去哪里了!他这个刚过门的王妃,可真是不安分啊!男人阴冷一笑,危险地眯起眼,屋里的气压顿时低到零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凤姬瑶看过去的时候恰好那只白貂也歪着小脑袋看向她,小嘴还一动一动的,看上去特别的可爱。

凤姬瑶心生欢喜,忍不住伸手就去摸它的头,与此同时身后响起一道焦急的喊声。

“别动!”

可惜,话音还没落,凤姬瑶的手已经摸到了白貂的头,白貂似乎很享受的微微眯起眼睛,顺着凤姬瑶的手臂爬到了她的胸前,凤姬瑶就势抱住它。

褚念夜几乎是飞掠过来,神情带着些许的惊慌,可是当他看到在凤姬瑶怀里温顺的白貂时,神情一刹那变成了诧异。

“它......”

凤姬瑶皱眉,“怎么,这个也不许我抱?”

褚念夜愣愣,沉声道,“它喜欢你,你想养它吗?”

凤姬瑶被褚念夜突如其来的话惊住了,疑惑地望着他,“我养它?”

“它本就是我从小养大的,只是我平日太忙,就暂时交给琉璃养着了,不过平时它和谁都不亲,尤其对陌生人还会有攻击性,所以刚刚你摸它的时候我怕它会咬伤了你。”

褚念夜低头目光有些迷离地看着白貂乖顺地趴在凤姬瑶的怀中,而且还是一副特别享受的样子。

凤姬瑶有些诧异,貌似她还是第一次听褚念夜一次性地说了这么一大篇话,看来这只白貂对他来说还是蛮重要的。

低下头,目光柔柔地看着在她怀里酣睡过去的白貂,凤姬瑶也由衷喜欢,冲褚念夜点点头,“它叫什么名字?”

“随风。”

随风?这名字还挺文雅。

“那我就抱它回去了。”凤姬瑶抱着白貂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对了,幕小姐那里......”

“我自会和她说。”褚念夜说着走近凤姬瑶,和她一同进了凤栖院。

这边叶婉玲带着小丫头去了叶王妃那里请了安,嘟着嘴和叶王妃撒娇。

“姑母,你说要表哥娶我当他的侧妃的。”

叶王妃爱怜地搂过叶婉玲,这个丫头自小没了爹娘是她一手拉扯长大,就和她的亲生女儿没什么不同,她自然是喜欢的。

当下便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姑母答应了你肯定不会不算数的,只不过这公主刚刚过门,实在不太适合提出来,等过一阵子,姑母会先和那个公主通通口风。”

叶婉玲撇撇嘴,“难道还要那个公主点头不成?”

“说到底她也是公主,这要是换了别人家,还得每天三拜九叩的去拜见呢,亏得咱们家,你还是耐心等等吧。”

叶婉玲见姑母脸色不虞,当下也识相的住了口不再纠缠,但是心里却是另打了一番主意。

出了叶王妃的住所,叶婉玲想了一下,朝着琉璃院走去。

琉璃院内,小琴畏畏缩缩地跪在地上,额头上一个大口子往外冒着血珠。

幕琉璃坐在椅子上面,满脸怒气,眼神凌厉地蹬着小琴,“让你看个畜生你都看不好,我还能指望你做什么!现在好了,白貂到了王妃手中,师兄岂不是更有理由去她那儿呢,那我该拿什么留住师兄!”

小琴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任凭幕琉璃冲她发泄打骂,这时候,外面有丫头传话,“幕小姐,叶小姐来了!”

幕琉璃一愣,脸上有些狰狞的神色刹那间转变成端庄的温柔。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跪在地上的小琴低声说了一句,“去后面!”

小琴答应了一声,快步走到后房,幕琉璃站起身稍稍整理了下衣服,打开了房门。

“玲儿,你怎么过来了?”

幕琉璃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身姿摇曳看上去很是柔弱。

“幕姐姐,我来找你聊聊天。”

叶婉玲亲昵地揽住琉璃的胳膊,两个人回到了房间里。

凤栖院里,凤姬瑶,坐在椅子上带着讶异的神情看着褚念夜的侧脸。

褚念夜正在给白貂随风梳理毛发,关键的是,一脸温柔,凤姬瑶就势被他这柔柔的侧颜杀给惊到了。

褚念夜给他的感觉是比较清冷还带着一点点的傲娇,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柔和的神情呢,竟有种摄人心魄的吸引力。

正愣愣地看着他的时候,随风忽然从褚念夜的手底下挣脱,一下只跳到地上,飞快地跑到凤姬瑶的脚下,然后窜到了凤姬瑶的膝盖上。

凤姬瑶下意识双手护住它,无奈地点了一下它的小鼻头,“看你这么小,没想到还挺重的。”

“看来它是真的很喜欢你,如此我倒是有些相信缘分的话了。”

褚念夜依旧一脸柔和,双眼含笑地看着凤姬瑶逗弄着随风。

站立在一旁的阿吉见他们两个的感情进了一步,对着身旁的阿香眨眨眼,两个人默契地笑了。

“对了,它睡哪里,房间吗?”

凤姬瑶摸着白貂柔顺的毛,其实若是晚上搂着它睡,也蛮不错的。

“那可不成,晚上它会坏我的事的。”

褚念夜声音有些暗哑,似乎还带上了某种暗示的意味。

凤姬瑶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不自在地低下头。

“在厢房里给它弄个窝就好了。”

褚念夜的话音刚落,阿吉急忙福身,“奴婢去给随风铺窝。”然后拉着阿香出了房间。

低着头的凤姬瑶感受到褚念夜的气息就近在咫尺,脑子里不停浮现出刚刚褚念夜那迷人的侧颜,忽然懊恼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贪恋美色了呢?

房间里一时很静,静的只能听见两个人浅浅的呼吸声。

“小姐,幕小姐来了!”

阿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凤姬瑶一惊回过神,幕琉璃?她......想了一下,凤姬瑶将目光转向怀里的随风,在抬头看着褚念夜,心里默默想到,她应该是冲着这两个来的吧。

“让她进来。”褚念夜沉声道。

房门一响,几个人影从外面走来。

“琉璃拜见王妃。”

幕琉璃进来就给凤姬瑶行起跪拜大礼,转眼看见褚念夜似乎有些微微惊讶,没有料到他在这儿。

当下又转头给褚念夜行了礼,但是称呼却没有变化,“师兄。”

“阿吉,赶紧扶幕小姐起来坐下。”凤姬瑶抱着随风坐在椅子上,身体没有动,只是殷切地吩咐阿吉。

阿吉扶着幕琉璃落了坐,幕琉璃这时将目光定在了随风身上,“刚刚我还责罚了小琴,怪她粗心,弄丢了随风,没想到原来在你这儿。”

凤姬瑶皱眉,听她这话里的意思,她倒好像成了那偷盗之人了?

“是我让王妃养着的,也省得你操心了。”褚念夜环住凤姬瑶后背的椅子,看上去就像是搂着凤姬瑶一样。

幕琉璃眼神稍稍闪了一下恢复正常,淡笑道,“我很喜欢随风,随风也喜欢我,我们两个就像是家人和朋友,怎么会有操心一说。”

“哦,这样的话,要不然随风还是给你养吧。”凤姬瑶说完低下头摸了摸随风的头,柔声道,“随风,你幕姐姐来接你了,你要不要和她回去啊?”

幕琉璃听到凤姬瑶的那声幕姐姐,脸色大变,但还是被她压了下去,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出手对随风拍了拍。

“随风,走了回家了!”

本以为随风会马上和她回去,谁曾想,随风此刻就像是找到了靠山的小蝌蚪,故意扭过身体,用**对着她,就和没听见一样一样的。

幕琉璃脸上一阵发白,声音更加柔了,“乖,随风不要耍脾气,我保证下次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幕琉璃朝着凤姬瑶走了几步,伸出手招呼白貂。

凤姬瑶见她样子有些急迫,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声,扭头看了一眼褚念夜,又见幕琉璃叫白貂,凤姬瑶干脆地伸手松开了随风。

随风轻轻落在地上,幕琉璃见状伸手就要去抱它。

“吱吱吱......”

随风一边发出几声尖锐地像是警告的叫声,一边张嘴朝着幕琉璃伸过来的手咬了下去!

“随风!”

凤姬瑶惊讶地喊道,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拉。

“别动!”

褚念夜一边抓住凤姬瑶的手,同时对着随风轻轻劈出一掌,随风的身体不由得飞了出去。

凤姬瑶此刻的心从担忧幕琉璃转到了随风身上,不过眼见得随风的身体飞出去之后竟然在半空中自己转了一圈,然后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这家伙,居然还会功夫,想来是和褚念夜学的吧。

幕琉璃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差一点她的手指就被随风咬到了,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她看到了凤姬瑶想要拉随风的那一瞬间被褚念夜给拦住了。

心里涌上弄弄的酸意,师兄他是害怕随风会反口咬伤她吗?第一时间,他想到的居然不是她这个陪伴了他十几年的师妹,居然是他新娶的妃子!

内心一刹那变得黑暗,看着凤姬瑶的眼神带上了恨意,不过那也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等到凤姬瑶抬头的时候她的脸上只剩下惊魂未定。

“幕小姐,你没事吧,看来随风它还不想回去,不然就让它在这儿玩儿几天吧,等它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再回去。”

凤姬瑶说着对着随风招了招手,就看见随风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跳上了她的腿,用脑袋蹭着她,那乖巧的模样和刚刚的炸毛简直判若两貂。

幕琉璃的脸色变了几变,这是活生生地被打脸,偏偏她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委屈地看着褚念夜,“师兄,看来随风是和我闹脾气了,那且让它在这儿玩儿吧,等过几天我再哄哄它。”

“不必了,以后它都跟着王妃了。”褚念夜淡淡的一句话就驳回了幕琉璃的台阶,本来幕琉璃说这句话也就是意思一下找个台阶下来,没想到竟被褚念夜明摆着给拆了台。

说真的,凤姬瑶真的是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看着幕琉璃匆匆告别的背影,她都能嗅到那抹尴尬和失落的味道。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王妃先歇着。”

褚念夜走了几步,忽然又回了头,“我以后叫你凤儿吧。”

凤姬瑶愣愣地看着他,来不及回应就看到他离开的身影。

这个褚念夜,有时候真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闲着无聊,凤姬瑶忽然想看书,喊来阿吉,阿吉忽然想起来皇后娘娘曾经将一本特别重要的书放在了柜子底下,还叮嘱她要让凤姬瑶看来着。

用力拍了一下脑袋,她差点给忘没了,“王妃,皇后娘娘给你准备了一本,要我一定让你看。”

哦?凤姬瑶倒有些诧异,什么书,这么重要。

阿吉弯腰撅着**翻箱倒柜地终于找出了一本特别特别薄的小本子,赶紧双手捧着交给了凤姬瑶。

凤姬瑶接过来十分好奇地翻开看了一眼,结果感觉一瞬间有血涌到了脑子里,脸也发火似的热辣辣的。

那,那上面,居然十分逼真的画着男欢女爱的画面,看着简直让凤姬瑶有种中毒的感觉,又想看,又害怕,又好奇,那种感觉,真的是奇妙得很。

“王妃,你脸怎么红了?”

阿吉看见凤姬瑶看了一眼书以后脸就变红了,十分的不解又怕凤姬瑶哪里不舒服,急忙探身过来。

凤姬瑶连忙合上册子,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脸色还有些不自然,“没什么,只是忽然感觉有些口渴,你去帮我倒杯水来吧。”

“是。”阿吉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凤姬瑶摸了摸狂跳的心脏,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再次打开了小册子。

房门响了又关上,凤姬瑶以为是阿吉回来了,淡淡应了一声,“是温水吗?”

“凤儿在看什么?”

低沉的嗓音让凤姬瑶浑身一震,手下一个哆嗦,那本薄薄的小册子从她的大腿上溜了下去。

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褚念夜凤姬瑶浑身像是触电了一般,脸上爬上一抹绯红,见他的目光往下看,凤姬瑶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弯腰就要去捡掉在地上的册子。

不料,眼前掌风闪过,就见那册子一下子被吸起来,凤姬瑶心头一惊,慌张地抬起头,就看见那本册子已然到了褚念夜的手中。

“你还给......”

凤姬瑶伸手就要去抢回来,不想褚念夜比她动作还快,一惊翻开了书页。

呃,完了!

凤姬瑶只感觉热血一个劲儿的往脸上涌,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凤姬瑶看着褚念夜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庞忽然浮现一抹了然地微笑,看得她心惊胆战,下意识解释,“那个,这个是母后让阿吉要我看的,我我是好奇看了一页,然后你就进来了......”

“凤儿,你看上去很着急。”

着急,她着急什么啊?

凤姬瑶刚想再说些什么,褚念夜忽然欺身压了过来,嘴里喃喃道,“不过,我也很急。”

褚念夜的鼻子紧紧贴着凤姬瑶的鼻头,微微杂乱的喘息声让凤姬瑶的心跟着快速跳动起来。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褚念夜,凤姬瑶原本紧张的心竟莫名安定下来,甚至还有一些想笑,原来,他竟然也会害羞,堂堂一字并肩王府的小王爷,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玉面杀神,居然会害羞!

阿吉和阿香站在门外,她们是看到小王爷进去的,所以很识相的没有再打扰,尽职尽责地守着门口。

这时,一个侍卫模样的人神情严肃地走进院子,来到了房门前面,对着两个小丫头拱了拱手,“王爷找小王爷有要事相商,还请两位姑娘通传一声。”

阿吉和阿香对视一眼,点点头,伸手敲了敲房门。

“小王爷,王爷遣人过来找你。”

猜你喜欢
  1. 王爷小说
  2. 婚约小说
  3. 冰山小说
  4. 冰山王爷小说
  5. 一纸婚约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夕陽美不過妳的臉
    夕陽美不過妳的臉

    宣茜茜写的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这本书很轻松的文字描写,挺喜欢的!

  • 南城以北花似海
    南城以北花似海

    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此书内容精彩,引人入胜~不乏幽默~紧张又轻松~也有种豁达的思想在里面~。。。。。。

  • £紫梦烟岚
    £紫梦烟岚

    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这本书写得不错,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精彩!非常支持作者宣茜茜!已经每天都投票了!加油!

  • 追足的梦幻
    追足的梦幻

    和冰山王爷的一纸婚约这本书故事新颖,文笔老到……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