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亡夫衣锦还乡后
亡夫衣锦还乡后

亡夫衣锦还乡后 小月半 著

连载中 赵婉李钰宗

更新时间:2023-05-23 14:03:50
赵婉刚收到贞节牌坊,死了四年的未婚夫就衣锦还乡了,挂着守寡名号发家致富的愿望落空。于赵婉看来,这人真是不可理喻。他不解风情,婉拒她示爱,偏生又阻挠她离开,耳鬓厮磨道:“莫要离开我。”他不知一次说过:“赵婉,你没有心。”赵婉:“到底谁没有心,当初我赠罗帕于你,是你亲自送还回来的。”赠人罗帕,有倾心之意,送还回来,无疑打脸。李钰宗愕然:“我以为……你是借我的。”兜兜转转,竟是误会。——外人看来威严冷峻的将军,也有拈酸吃醋的时候。李钰宗:“你视财如命,却不惜一掷千金,自大长公主手里买下那个面首,意欲何为?”赵婉:“啊?他被打的皮开肉绽,奄奄一息,我于心不忍而已。”李钰宗:“那钟彦泽呢?你与钟彦泽走那么近,莫不是喜欢他?”赵婉:“他说他帮我打通州郡间生意渠道。”李钰宗:“我也可以,你推了他好意,我来帮你。”——他非常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不假思索道:“我妻此生只有赵婉。”不论端庄矜贵的长公主,还是温柔大方的嫂家表妹,都不可取代。——1V1,精明算计商女VS威严冷峻将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赵安被小林拎着后领往家带时,脸上还挂满不服。

“我必须得去给姐夫说,眼下只有他能给我姐做主了,你做什么拦着我?”

小林两头难做人,只觉头都大了,“我也不想啊,可我得养家糊口,月钱全仪仗老板发,可不得听她的。”

赵安脸上怒气未散,双手抱胸,撇了脑袋,骂了句:“狗腿子。”

这可将小林给气坏了,“哎!你这混小子!你也就是跟着你姐享清福,没遭过毒打,若是日后没出息,还不如我这狗腿子。”

赵安不说话了,气嘟个嘴,好似能挂油壶。

小林也不跟他小孩计较,见他一副苦大仇深模样,开解道:“老板不叫你去,自然有她的道理,你我尚不知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若是你去找他说,你又怎知他会不会听信了外人传言?

虽然外头都说你姐心悦李将军,可你常伴她左右,心里也该知道,她根本没那门心思。不过是三三两两见过几面,李将军作甚信她?要是李将军那边知道,弄巧成拙,反倒叫老板下不来台面。”

道理赵安都明白,可就是越想越气,“我姐夫是个明事理的,他不可能听信了外人胡话,我姐是他妻子,他自然该信我姐的!”

“嘿,你这小子,真是油盐不进!这事你还是别瞎掺和了,闹大了对你姐和李将军都不好。”

眼见赵安还要开口继续掰扯,小林不想继续听下去,索性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将人一把抱起,夹在胳肢窝带走。

对赵安呜呜叫嚷视若无睹。

——

淮都馆驿。

“哒”

白子落于棋盘。

“你输了。”李钰宗声音清淡。

顾文舟盯着棋盘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如何输了。

当真是好大一盘棋,光顾着围堵中间白棋,殊不知落入了他的陷阱,李钰宗黑子四面包抄,竟是直接围了个大圈,将他牢牢困死,枉费刚才吃了小把,都是诱饵。

“论对弈还得你厉害,我甘拜下风。”顾文舟敞扇轻摇。

侍女上前收拾棋子的功夫,李钰宗端茶轻抿,“能这么快结束,无非你出神了,顾兄何事烦忧?”

他摇着的扇子慢了几分,眼眸微漾,收了扇子,凑近李钰宗几分,“李兄,你可还记得那日踏青半山腰,你问我们的话?”

李钰宗回想一番,并无印象,他说过那么多话,哪能句句都记得?

顾文舟道:“我们提到赵婉,你甚是不解问‘她如今对我冷淡,是为何’。

要说为何我是猜不透了,可眼下我问你,你之所以如此问,可是因为心里有她,在乎她对你的态度?”

李钰宗不甚明白他此番话什么意思,细细琢磨了一番,说道:“不过是心中好奇,因为她……”

因为她假冒天花欺瞒自己,不想嫁于自己,可外人又都道她心悦自己,两相矛盾,才有了这疑惑。

不过他眼下心中大致有答案了。

自然也就不记得当初问过这番话。

“如此说来,你不喜欢她?”

李钰宗琢磨了一瞬,若只是好奇,该是不喜欢的,于是颔首。

顾文舟神情变得有些难琢磨,眉头拧紧,好似纠结什么。

李钰宗:“你有话不妨直说。”

顾文舟端了茶盏抿了一口,高蹙起的眉头化不开的愁,他慢条斯理道:“若是如此,你还是毁了这门亲事吧。”

这下换李钰宗蹙眉了,“为何?”

顾文舟:“你不喜欢她,何故将其留在身边?这不是给自己徒增烦恼?”

李钰宗:“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当初定下了婚事,又是我二人点头答应的,我便只能娶她。至于喜不喜欢,日后相处久了,二人心中自有定夺。”

顾文舟搓搓指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也是没想到,李钰宗在这件事上能这么坚持。

李钰宗性情耿直,见不得这般扭扭捏捏,直言道:“你若不说究竟何事,便直接开始下一局。”

“别别别。”

顾文舟想着话都说一半了,贸然打断,待会又不知从何说起。

“还是上次踏青的事,你从歹人手中救下了赵婉,我们去的晚,不知晓细枝末节,但也能见她衣衫凌乱,怕是已无清白……”

“啪!”

李钰宗早早听出话不对,不等他说完,啪的一声拍在桌上,打断了顾文舟。

“我将人救下的,她有没有失贞洁我能不知道?何人传的这话?简直胡说八道!”

顾文舟吞咽口口水,在印象里,李钰宗虽不苟言笑,但为人好说话相处,不曾见他因为小事动怒过。

尤其是这还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神情冷峻,携带肃杀之气,比往日恼怒瞧起来还要令人惧怕,叫他一时不敢出声。

“谁人背后嚼舌根子?”李钰宗眯眼问。

顾文舟硬着头皮道,“自那事之后,淮都人人揣测,自然就流传开了。”

而李钰宗不常出门,也无人敢当着他面说这些,自然是最后一个知晓这事的。

李钰宗神情有些难看,齿间道出一句:“荒谬!”

顾文舟道:“你还道你不是喜欢她。”

李钰宗:“我既认定她是我妻,世人说她便是说我。”

顾文舟:“所以你直接和离岂不是更好?”

“……”

李钰宗不去细想这事,面色沉重,“我自告诉世人,她是清白之身。”

顾文舟:“可你又未与她有过夫妻之实,从何得知?”

“……”

顾文舟规劝道:“饶你是将军,这淮都万名百姓悠悠之口,又岂是你一声令下能堵住的?旁人不敢与你说,私下照样说,你又从何去知晓?”

见李钰宗听进去了,又沉默不言,他趁热打铁:“你如今朝堂势力如日中天,位高权重最是遭人记恨,万不可叫人抓住把柄,你还是直接休妻为好,保住你名节才是首选。至于赵婉,你若觉得心中有愧,赏些银两也就翻篇了。

他日你回盛京,你还是你的常胜将军,至于她,总归也能安度晚年了。”

猜你喜欢
  1. 小农女小说
  2. 误嫁小说
  3. 庶女皇妃小说
  4. 玄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娜样美
    娜样美

    故事曲折离奇,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哎……追亡夫衣锦还乡后比追女朋友都卖力!

  • 闭眼听风等勋来
    闭眼听风等勋来

    今天刚找到亡夫衣锦还乡后这本宝藏书,情节跌宕起伏,梦境与现实之间把握的很好,总会给人一种期待感,作者小月半的文笔细腻,情感描绘很好。强烈推荐!!

  • 蒲公英的离别美.
    蒲公英的离别美.

    很喜欢亡夫衣锦还乡后这本书,也很喜欢小月半大大所有的书,情节总是跌宕起伏,很让人意外的,不是难看老套路,追小月半的书一年了,超喜欢。特别是情节可甜可虐,祝小月半大大越写越红吖!

  • 在巴黎塔顶看东京樱花
    在巴黎塔顶看东京樱花

    亡夫衣锦还乡后的剧情紧凑,人物生动,是难得一见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