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伏罪
伏罪

伏罪 渡十鸦 著

连载中 姜安傅晋寒

更新时间:2023-05-23 14:43:28
三年前,一场精心策划的城市爆炸案中,名震一时的警界天才少女姜安自此销声匿迹。三年后,著名悬疑小说家姜安作为嫌疑人北警方逮捕,卷入了一场离奇的杀人案中。刑侦大队长傅晋寒亲自抓的人,面对昔日的犯罪心理学天才,他满脸冷漠:“带走!”姜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傅队,我可是良好公民,您抓错人了吧?”两天后,姜安摇身一变成了市局新聘请的犯罪心理专家,协助刑侦大队破案。姜安:“傅队,重新认识一下?”对方油盐不进,冷血无情:“没这个必要。”两人在你来我往的较量中谁也不服谁。-偌大的南城罪恶如野草见风即长,烧之不尽。随着一件件新、老大案的逐步侦破,曾经震惊全国的‘日落黄昏’特大连环杀人案再次浮出水面。长达十几年的追踪,真凶究竟藏于何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南城地方不大,这几年又在搞文明建设,到处都在修路。尤其是围绕市中心这一圈儿,老城区和新的开发盘遥遥对立,这就形成了护城河南边是一派繁荣的高楼大厦商贸圈,北边是半拆不拆的老小区老街道。

在护城河里捞出来的尸体一年也有好几具,这里面有殉情的,有自杀的,有失足落水的,还有被人恶意推下去的。算是南城出现尸体的高发区。

-

这会不到十点,包子拍着衣服上从护城河那儿蹭到的灰叫苦不迭的往刑侦办走,“老大,这个月可一定要给我加点奖金,我这一个人都当十个人使了!”

隔老远姜安就听到了包子的声音,她从傅晋寒办公室里探出一颗小脑袋,“包子哥,你去哪儿啦?”

包子一股脑儿的吐苦水,“还能去哪儿,护城河呗!那儿今天又溺死了一个。咱好歹也是市公安局,多招几个警察是会死吗?李湛那案子我都忙的够焦头烂额了,还得赶过去处理护城河那女孩。”

杨乐习惯性地在说话之前先推推眼镜,“又有命案了?”

“命什么案啊,是自杀。”包子叹气,“估计又是个想不开的,这案子交给二队了,咱也甭操心了。”

包子说了一堆才发现他们傅队人不在这,不由问道:“老大呢?”

“被张局叫去了。”杨乐说:“好像是王局休假结束了,针对李湛那案子要开个会吧,估计是上面又施压了,咱们得赶紧把这案子破了,给市民一个交代。”

包子一脸懵:“合着我刚说涨工资的事白说了啊……”

他话还没说完,头顶就被重力拍了一下。

包子惨叫一声,回身看到傅晋寒,赶紧闭上嘴巴,讪笑道:“老大,开完会了?”

傅晋寒叼着根烟,模样痞的很,“一天到晚就是涨工资,掉钱眼里了?”

“没没,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包子特没出息的把傅晋寒手里的文件接过来。

傅晋寒边走边问:“护城河那怎么了。”

包子收起笑脸,说:“一个女学生,昨晚跳河了。今天早上被附近钓鱼一老头发现后报警了,护城河那看热闹的人太多,现场人手不够,我就跟着二队一起去了。”

刑侦办的地方小,压根就放不下姜安的桌子,所以她理所当然的坐在傅晋寒的位子上。

傅晋寒开门后就看到坐姿规矩乖巧的姜安正抱着她那兔子保温杯喝水。

与其说是喝水,不如说跟品茶似的,小口小口的抿,唇边沾了点水渍,小巧**的舌尖轻轻又把那点水渍卷进口腔。

傅晋寒和包子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就会瞥过去看两眼,有点想不通白开水有什么值得品的?

他皱着眉又把眼神转回去,“和齐昌义约在几点?”

“下午2点半,这个齐昌义可是大忙人,我打了三次才让他的秘书接通他本人的电话。”包子想进去问问姜安关于何丽的事,奈何他们老大人高马大的堵在门口,一点缝隙没给他留,他只好又抬头看傅晋寒:“老大,那个陈斯礼要不要找来问问情况?”

傅晋寒半抬着眼,“你知道陈斯礼是谁吗?”

包子还真不知道。

对上包子茫然的神情,杨乐好心给他解释:“陈斯礼是陈富的儿子,陈富是咱们南城的首富,捐了多少款,盖了多少学校,去年还被评为南城最具影响力人物,是咱们市人人爱戴的慈善家!你在没证据的情况下仅凭一辆进出小区的车就把人唯一的宝贝儿子弄来公安局,我看你这警衔是不想要了。”

包子:“……”他哪儿知道这陈斯礼这么大来头。

姜安慢慢拧上瓶盖,乌黑的眼珠子朝包子看过去,表情真诚的说:“包子哥,你这种不畏强权的精神可太酷了!”

“啊?”包子摸着后脑勺,他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当面夸,耳根有些红,“嗐!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嘛!但这没证据咱确实也不好强硬的把人带来。”

姜安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咱们也可以不把他带来啊,你亲自去一趟株安有限公司会一会那个姓陈的,我相信以包子哥的实力一定能问出点什么来。”

包子被这波莫名其妙的彩虹屁吹的很不好意思,害羞地说:“别这么说,其实我的实力也就一般般吧。”

姜安摇头,眼神坚定:“包子哥,你太谦虚了,我给你写几个问题,你就照着我写的去问他就成。”

包子大脑还处在被崇拜的飘飘然中,姜安已经在纸上写好把本子递给他:“加油包子哥,你是最厉害的!这关乎到能否破案,只有你去我们才能放心。”

包子顿时正经起来,郑重地接过本子:“姜顾问,等我的好消息!”

“嗯嗯!”姜安使劲点头。

傅晋寒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好整以暇的看着。

杨乐都看呆了。

等包子走后,姜安才摸了摸鼻子,感慨道:“包子哥好纯情啊。”

“是你太坏了。”傅晋寒眉梢微动,淡着声说。

姜安想起早上的事,扭头瞪了傅晋寒一眼:“没你坏!”

说完气急败坏的就往外走。

杨乐好奇道:“姜顾问看着心情不太好啊,谁惹她了?”

傅晋寒“啧”了声:“**的活。”

市局这几日因为记者围堵,门窗封的紧,空气里总有一股消散不去的潮湿气。因为早上护城河有人溺亡的事,市局里人来人往,大办公室门一开,飘着一股烟味泡面味,跟那潮湿气混一块儿。

姜安嗅觉灵敏,这味儿闻着实在不大好受,她几乎是捂着鼻子在走廊上走动。这个位置和二队的办公室离得不远,越靠近越能听见会客室里传来的喧杂声。

“我女儿不可能自杀!她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姜安偷摸着走近,趴在窗户上朝里看,会客室的门不隔音,叫骂声和哭声交杂在一起,隔着门传到她的耳朵里。

“我们家若若是三好学生,从小就懂事没让我们操心过,前天……前天我们还通过电话,她说她这学期奖学金申请下周就下来了,她那么优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杀!”一个满头白发穿着普通的妇人哭着趴在桌子上,不停的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女儿不会自杀的,她一定是被人害的!”

妇人身边的男人穿着破旧的短袖,长裤脚破了好几个小洞,脚上的那双布鞋全是黄色的泥点子。他说话比那妇人要冷静很多,眼底却是悲痛的:“警察同志,我和我女儿前天才通过电话,电话里我们聊了很多,她很正常,根本不像要自杀,你们一定要查清楚还她一个公道!”

二队的警察把电脑搬到他们面前,头疼地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们身为警察都是按规章程序办事,如果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随意判定你女儿是自杀溺亡。这是你女儿昨晚在湖边的监控录像,这监控总造不了假吧。”

监控清晰的捕捉到了林若的画面,她独自在护城河边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没有任何预警地跳了下去,水面上泛起一圈涟漪,这个如花一样年纪的女孩再也没有露出水面。

直到第二天尸体飘到了下游,被钓鱼的老人看见。

桥上是喧闹的鲜活,桥下是终结的生命。

林若的母亲在看到女儿跳下去的一瞬间忽然站了起来,抱起桌子上的电脑猛地往地上砸,嘴里哭喊着:“我女儿绝对不会自杀!你们就欺负我们是农民!欺负我们什么都不懂!你们赔我女儿的命……”

“哎!你怎么能损坏公物呢!”会客室里的两个警察连忙把林若母亲按住,还有一个赶紧把电脑从地上捡起来,看看还能不能抢救一下。

林强把老婆拉到自己身后,那张风吹日晒的脸上写满了一个农民的沧桑和丧女的痛苦,他抹了把脸,似乎终于接受了事实:“我们回去吧,幺儿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肯定很冷。”

这话让林若母亲骤然失声痛哭,几名警察面面相觑却也知道在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能让这对父母自己慢慢消化。

年纪小的警察叹了声气:“我送你们出去吧。”

门被推开,尖细的哭声在走廊上回荡,姜安慢慢从窗户上挪开,朝人堆里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正好和林若母亲浑浊而灰败的眼睛对上了,范小萍猛地挣扎起来,从人堆里扑出来,一把攥住姜安的手,绝望的眼神中渐渐升起了一丝希冀。

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你是那个很出名的作家姜安对不对?我女儿很喜欢你的小说,她房间的墙上还有你跟她的合照,你一定认识她的对不对?”

范小萍抓的很用力,姜安细白的手腕红了一圈,她没动任由范小萍抓着。朝身后过来的警察很轻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用过来,然后带着范小萍去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姜安目光沉着,即便她根本就不记得什么林若,依旧温柔地,冷静地说:“嗯,你女儿来过我的签售会现场,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范小萍抓的越发用力:“你救救我女儿,我了解她,她一定不会自杀的,她肯定是遇着什么事了!”

范小萍说的无比笃定,但监控是铁铮铮的事实,林若跳河的时候身边没有其他人,她的确是自杀。

但她为什么要自杀呢?姜安想。

姜安拍了拍范小萍的手背,温声说:“你可以去你女儿学校问问她的室友,或者和老师打听打听,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是从你女儿的室友和朋友入手,看看她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如果她是因为被欺负了或者别的外力因素导致她选择自杀这条路,你可以到时候再来一趟警局。”

范小萍哭的断断续续,不停点头:“对、对!老头子,我们去学校!幺儿肯定在学校受欺负了!”

-

“傅队,按照你说的几点我去问了李湛在健身房的同事,他们都说李湛平日里对他老婆不错,没听过两个人感情不和。不过我从健身房的保洁那儿打听到李湛在一周前见过一名律师,那律师是专门打离婚官司的,李湛找他写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草!前面怎么了?”

老李刚从外面回来,跟在傅晋寒后面汇报工作,抬头就看到前面围了一大批人,他们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犯罪心理顾问正被一个妇人扯着手臂生拉硬拽。

那架势,老李都怕那小胳膊被扯断喽!

他刚想去看看,眼前就掠过一抹高大的身影,速度快的老李差点没看清。

傅晋寒大步上前,二队的警察下意识让开了一条道。

他单手拎起姜安的后衣领,将人整个抬了起来往后一放,臂力惊人。

范小萍哆嗦的松开了手,没敢再去拉扯姜安,眼前男人的气势过于迫人,她往后退了几步拉住林强的衣袖,像是在找一个庇护。

姜安跟个小鸡仔似的被他拎着,不悦的反抗起来。

傅晋寒沉冷的目光一扫,姜安顿时老实了,由着他宽大的手掌拎着自己的后衣领。

沉冽的声音猝然响起,“怎么回事。”

二队的人忙道:“这两位是今早护城河溺亡的家属,非要说他们女儿不是自杀的,这会扒着姜顾问在闹呢。”

林强隐忍地说:“我们没闹,我们就是想要一个公道!”

二队的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傅晋寒,然后劝林强和范小萍赶紧走,像是迫不及待的要把人送出去。

傅晋寒皱了皱眉,冷冷道:“对死者家属客气点。”

“是,傅队!”

范小萍和林强被二队的人带着往前走,范小萍不甘心的回头一直盯着姜安看。

姜安朝她笑了下,范小萍低下头眼泪又涌了出来。

老李凑上来,“小姜,你这胳膊都被抓出指甲印了。”

姜安低眸看了一眼,无所谓的笑笑:“没事的李叔,不疼。”

傅晋寒眸子掠过她纤细的手腕,眉头皱了下,不过他的目光并未多作停留,转身朝会客室走了进去。

姜安背着手跟在他身后。

里面那小警察还在摆弄电脑,抬头看到傅晋寒来了,赶忙起身:“傅队!”

傅晋寒:“死者的遗物呢?”

小警察搓了搓手,“都交给家属了,就手机和钱包。林若跳河前把这两样东西放在岸边,今早尸体捞上来的时候就有人赶到警局把东西送来了。”

傅晋寒“嗯”了声,“手机查了吗。”

小警察楞了楞,摇摇头:“没有……”说完又想补救,“但我们查了监控,林若确实是自己跳下去的!”

傅晋寒没有答话,脸上不见喜怒,微眯着眼打量着电脑里重复播放的画面。

林若在跳河前绕着护城河岸走了一圈,期间还和一名小男孩进行过交谈,从姿势来看,她是在哄他。没过多久,男孩的母亲来了,弯着腰不知道和林若说了什么,大致是谢谢之类的话。等女人抱着孩子离开后,林若独自在岸边待了几分钟,之后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她很善良。”姜安轻声说。

在男孩靠近之前,林若已经做好了跳下去的准备,从她放下手机和钱包这点就能看出来。但当走丢的孩子不停大哭时,她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林若走过去安慰了那个孩子,陪着他等到了他的妈妈。等确定孩子的位置看不到她的时候,她才往下跳。

她在害怕和担忧自己的死亡会给孩子带去阴影。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狂少小说
  2. 封神小说
  3. 亿万小说
  4. 三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樱花公主
    ·樱花公主

    第一次看作者渡十鸦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 逝水雨若繁星
    逝水雨若繁星

    伏罪的内容贴近生活,很自然,非常喜欢!并且非常期待作者渡十鸦的的后续作品!

  • 落花飞絮
    落花飞絮

    伏罪是一本不错的书,不管是文笔还是情节都还是不错的,值得一看!!!我喜欢!!!,不喜欢的请绕道~别流口水在这里,不知道还以为你看了呢

  • 夜空中最闪亮的蓝星J
    夜空中最闪亮的蓝星J

    渡十鸦的书是我最爱看的,只因写的太好,故事情节深入人心,是我喜欢的悬疑灵异文,期待你的下部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