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江徐徐傅司珩
江徐徐傅司珩

江徐徐傅司珩 佚名 著

连载中 江徐徐傅司珩

更新时间:2024-02-12 14:23:06
从她醒来到现在的两年里,他们已不止一次苦口婆心劝她放手,成全傅南琛和窦雨稚。她也听过他们在背后抱怨,如果她没有醒该多好。不得不承认,不论是在傅南琛那里,还是在朋友那里,她都不是无可替代。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谢子怀窦雨稚两人转身。

“安安!”

“余……余学姐!”

走廊内昏光暗影中,江徐徐面色惨白,充血的双眼紧紧盯着傅南琛。

“你推了安姨?”江徐徐语声嘶哑,冷得骇人。

“余学姐!南琛哥他不是有意的,当时安姨拽着南琛非要南琛哥看照片,南琛就推了安姨一把,当时是在人行道上,谁也没想到会有车冲上来!”窦雨稚着急给江徐徐解释,小心翼翼扶住她手臂,“南琛哥看到车冲上来第一时间就去拉安姨,结果没救下安姨,自己胳膊也骨折了,他没有想……”

窦雨稚说了些什么江徐徐根本就听不进去,她满脑子都是刚才窦雨稚那句“可如果你没有推那一下,车冲过来撞不上安姨。”。

满腔悲愤的怒火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烧成灰烬,她泪如泉涌,忍着撕裂刀绞般的痛甩开窦雨稚,冲上前狠狠给了傅南琛一巴掌。

这巴掌江徐徐用了全力,打得傅南琛脸偏过去,耳朵嗡嗡作响,人都被打懵了。

“傅南琛你还我安姨!”她用力推打傅南琛,如同疯魔般哭声歇斯底里,可刚才那一巴掌已经用尽了她全部力气,她的捶打对傅南琛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江徐徐情绪崩溃,不断重复让傅南琛把安姨还给她。

她如油煎般痛苦,如果不是为了她,安姨不会留在海城,不会去找傅南琛,就不会遇到车祸。

江徐徐这辈子从没有这么后悔爱上傅南琛。

如果没有爱上傅南琛,一切都不会发生。

谢子怀原想上前阻止,窦雨稚拦住他:“让余学姐发泄发泄也好!”

向后退了两步任江徐徐捶打的傅南琛面颊**辣的疼,脾气也已在爆发边缘。

眼见江徐徐快要力竭整个人摇摇欲坠,几乎要哭不出声,窦雨稚连忙上前拉住江徐徐:“余学姐,别打了……”

满脸泪痕如同疯子的江徐徐甩开窦雨稚扶住她的手。

窦雨稚脚下高跟鞋崴,被谢子怀扶住。

江徐徐自己也撞在墙壁上,披头散发嘶喊:“滚!你们都滚!都滚!”

傅南琛眸色阴沉,扯住江徐徐一条手臂把人提起,语气不善:“江徐徐,你冲我来可以,你碰雨稚一根头发丝试试!”

窦雨稚忍着脚痛,上前拉傅南琛:“南琛哥!你别这样对余学姐!你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了!”

“傅南琛你放开安安!”谢子怀伸手要护脱力的江徐徐,可还没碰到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就已将江徐徐揽住,扯开傅南琛提着江徐徐胳膊的手,将表情错愕的傅南琛推开。

走廊里昏暗光线映着傅司珩线条硬朗的五官轮廓,他神容冷肃低下头,架在高挺鼻梁上金丝眼镜后的眼睛湛黑深邃。

他注视着靠在他怀里几乎站不住的女孩,开口:“安安,你是姐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得打起精神来。”

想到安欢颜,江徐徐几乎站不住,如果欢颜知道妈妈没了……该多害怕!

“滚!都滚!”江徐徐声泪俱下,全身都在发抖,一双眼煞红如血如同地狱恶鬼,死死盯着傅南琛,无力挥舞手臂,“滚啊!”

傅司珩抬眸:“还不走是需要傅总亲自来请你?”

傅南琛看了眼面色冷沉的傅司珩,被傅司珩眼底的冷意**,搂住脚踝崴了的窦雨稚就走,可进电梯前还是忍不住回头朝着江徐徐的方向看了眼。

“今天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傅司珩对谢子怀道。

来的路上,事情前因后果傅司珩已经了解清楚,安姨出事是谢子怀忙前忙后。

谢子怀看着脱力险些滑倒又被傅司珩抱住的江徐徐不想走,但苏助理已经对谢子怀做了请的手势:“谢少……”

“那,辛苦您好好劝劝安安。”谢子怀想着毕竟傅司珩和江徐徐是亲人,傅司珩的话或许江徐徐能听进去一些。

走到电梯口,谢子怀回头,见傅司珩轻抚着江徐徐的脑袋,不知低声对江徐徐说了什么,江徐徐双手紧紧抓住他毛呢大衣,将头埋在傅司珩怀里痛哭。

“有事给我打电话。”谢子怀同苏助理说。

“好的!”苏助理替谢子怀挡住电梯门,送谢子怀进电梯。

苏助理目送谢子怀离开,识趣没有过去,立在电梯间等着。

直到殡仪馆的人到了医院,情绪几次崩溃力竭的江徐徐,强撑着给安姨擦干净脸和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

江徐徐跟着一同去,看着安姨的遗体被安置好,哽咽办理完遗体转运手续,抱着手续缴费单和死亡证明蹲在路灯下,嚎啕痛哭。

傅司珩撑伞立在江徐徐身旁,为她隔绝了与昏黄灯光交错的袅袅细雨。

良久,傅司珩蹲下身,轻轻抚了抚她的脑袋,让已经哭到脱力的江徐徐靠在怀里。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江徐徐哽咽呢喃着,“我不该和傅南琛回傅家,不该和傅南琛在一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苏志英。”傅司珩唤了一声,把伞交给小跑过来的苏助理,打横抱起江徐徐上车。

回到别墅天已经亮了。

哪怕已经累睡着,江徐徐泪水也没断过。

安置好江徐徐,傅司珩才发现的肩膀都湿透了。

他坐在床边,看着不知在梦中呢喃着什么的江徐徐,抬手想要将她黏在脸上的发丝拨开。

却在触碰到江徐徐前,极为克制地攥住了手指,从床头柜上抽了张纸巾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他起身将窗帘拉上,关了台灯,从主卧退出来。

“先生,查清楚了。”苏助理见傅司珩出来上前,将平板电脑递给他。

餐厅门口的监控拍得很清楚,安姨上前将照片递给傅南琛被傅南琛不耐烦推开,但在看到有车冲上人行道,人群尖叫逃开时,傅南琛的确是伸手想拉回安姨,但已经晚了。

“司机是个新手,刚拿到驾照没多久,也是突然发生意外措手不及。”苏助理低声说,“这里面确实没有什么内情。”

猜你喜欢
  1. 相师小说
  2. 陛下小说
  3. 腹黑爹地小说
  4. 毒医神妃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