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穿成弃妃,她靠九皇叔逆天改命
穿成弃妃,她靠九皇叔逆天改命

穿成弃妃,她靠九皇叔逆天改命 舒妖 著

连载中 洛九黎萧溟玄 弃妃 逆天 皇叔 九皇叔

更新时间:2024-06-11 20:34:02
【强强+双洁+虐渣+空间+女强+医妃+甜宠】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军医洛九黎,一朝穿越,成为了长宁王朝那个被遗弃别院,一尸两命的昭王妃。耀世而来,岂容他人欺辱,杀刁奴,火烧昭王府,击登闻鼓鸣冤,手抬棺木进殿,求皇上赐旨和离。他,是长宁王朝身中咒术的九皇叔,战场上骁勇无敌的战神王爷,也是东周宇文皇室唯一的正统血脉,更是缥缈峰之巅,凌霄阁的阁主。初见,她从天而降砸入他怀里,可他不但不松手,似要将她紧紧地勒进身体里一样。再见,她像球一样被扔进了他的马车里,眼看前有豺狼后有虎,某女,脸皮不重要,抱大腿,找靠山最重要。她要报仇,他帮她,把仇人扒光了吊在城门楼子上。有人惹她,他帮她,掌嘴,流放,打板子。人前,他风华倾世,杀伐天下。人后,他扮猪吃虎,诈呆扮傻。某皇叔:“洛九黎,本王帮了你,你是不是该履行责任了?”洛九黎:“王爷,冷静,我嫁过人,已非清白之身。”某皇叔点头:“我知道,因为你的身早已给了本王,现在本王来求你的心。”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章

洛九黎死死的抱着鹰王的脖子险些掉下来,她得赶紧想办法,要不然不被鹰王拍死,也得被摔死。

“麻醉针,大剂量的麻醉针。”

洛九黎死马当活马医,把古戒摁在了渗出血的肩膀上,瞬间手指灼热,不过五秒的功夫,手心里便多了麻醉针。

她心头一喜,把麻醉针狠狠的扎进了鹰王的身体里,随着鹰王速度的下降,洛九黎把心一横眼一闭,一跃跳进了瀑布深潭。

“扑通!”

这潭水有点软,洛九黎倏地睁开眼睛,一片胸膛蓦然映入眼帘。

她抬头看去。

天,她看到了什么。

是个男人,**着上半身还把她抱在怀里的男人。

此时,男人豁然睁开眼,一双幽深的瞳眸,长眉入鬓,削薄轻抿的瑰色唇瓣,面如玉雕般的轮廓,用绝色都不足以形容他那脱俗之貌。

洛九黎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毕竟二十一世纪的电影明星们哪一个不是帅到人神共愤,可眼前的男人不仅仅是帅,还有那周身气度透着浑然天成的尊贵霸气,让人不由自主地屏息臣服。

只是,这腰间蓦然收紧的手臂算怎么回事?就像是要将她紧紧地勒进身体里一样。

“帅哥,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的,我要回京,路过此地,没想到——”

她指着半空,想说差点被一只鹰王摔死。

可是话还未说出口,只听不远处的瀑布下,传来嘭的一声巨响,那巨大的鹰王整个身体扎进了水里。

洛九黎咕咚咽了一下口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鹰王,不会是你养的宠物吧?”

一直没说话的男人带着凛风肃杀般的眼神看向洛九黎,可为什么洛九黎还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疑惑。

“你杀了雪山白鹰王?”

男人冰冷的声音让周遭的气温突然降低了好几度。

“不不不,我没杀它,只是让它暂时没了意识。”

“就像,就像睡了一觉一样。”

洛九黎一边说一边拍了拍他的胳膊。

“你能不能先松开。”

男人闻言,竟然试探性的动了一下。

洛九黎趁他不备,一个翻身。

扑通!

咕噜噜!

呛了好几口水。

可泡在水里的男人,突然眉头紧皱,嘴角溢出一丝黑色血迹,黑瞳如曜石般的眼睛里瞬间死灰一片。

男人惊骇,伸手想要把水里的女人重新抱回怀里,可此时,水里哪里还有人。

洛九黎回到岸边,看到男人闭着眼睛,坐在水潭里一动不动。

再看看自己湿漉漉的衣服,还有岸边叠放整齐的黑色织金袍服,抱起袍服,半刻也不敢停留,飞快地消失在了树林里。

她的身影刚刚消失,一黑一红两道身影就飞到了瀑布下。

“主子。”

二人瞬间呆住,他们的主子此刻面色苍白,嘴角溢出黑色血迹,双手正在水中搜寻着什么。

而主子的灵宠雪山白鹰王竟然一动不动的‘浮尸’在水里,给主子准备的干净袍服也不翼而飞了。

可是,这四周明明布下了阵法,怎么会有人闯进来,何况,雪山白鹰王凶猛无比,力大无穷,怎么可能被轻易制服。

“有人闯阵,传信号,杀。”

红衣手下当机立断。

“不许伤她。”

水潭里的男人声音矜贵淡漠,波澜不惊中却流露出天生的威压。

“她能解本王的咒术。”

男人睁开眼,整个眼眶里全是灰黑色的,没有瞳孔没有眼球,看的让人胆战心惊。

二人顿时像被点了穴,机械的相互对视一眼。

主子的咒术,每月十五都会发作,尤其自成年后,咒术发作之时,不但要承受身体里蚀骨的疼痛,还会如同盲人一样处于黑暗之中。

可是这么多年来,这咒术即便是大祭司都没有办法解开,怎么——

二人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便听到男人清冷淡漠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个女子,京城人士,肩膀受伤,找到她。”

“是。”

二人异口同声,撩袍跪地。

——

洛九黎好不容易钻出了树林,原以为能在天明前赶回京城,可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羸弱了,再加上小产后昏迷了近七日,醒来后肩膀又受了伤,刚刚又落了水,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

再三思考后,她找到了一处山洞,山洞不大,但足够容身。

好在现在是盛夏,这要是冬天,估计她会被冻死在这山上。

有了容身之所,她立刻除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换上那男人的袍服,接着处理伤口,吃药,周围洒上硫磺,迷迷糊糊靠着石壁就睡了过去。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弃妃小说
  2. 逆天小说
  3. 皇叔小说
  4. 九皇叔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